日月言

十年后回头看有没有追上梦想

【肖于】于生于世9

咳,训练营篇章over。第一期会结束,肖于要开始异地啦

---------------------------------------------------------------------------

    “喝药。”

    “不喝。”

    于半珊盘腿坐在床上,毫不犹豫的拒绝喝药,理直气壮的不行,仿佛前两天躺在床上哼哼唧唧让肖奈帮忙请假的人不是他。

肖奈也有点头疼,于半珊明明平时看起来大方得体的,真没想到也会在喝药时耍小孩子脾气。都说人生病时较平时敏感,肖奈想了想于半珊前几天躺在床上红着小脸(发烧烧的)睡觉的样子,决定语气还是柔和一点好了:

“要喝了药病才能赶快好,你也少难受一点。”

“不想喝。”于半珊还是拒绝的很干脆。

肖奈琢磨了一下,问:“喝完吃一块巧克力?”

“拜托,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孤身在外,生病了还拒绝吃药,这行为哪里像个成熟的孩子了?肖奈继续皱眉,不明白前几天吃退烧药时乖乖的于半珊,怎么突然在自己今天拿药过来的时候转了性,是病好了就有力气闹了吗?


“不是小孩子就按时把今天份医生开的药喝了。”肖奈不再多说,把药直接递到于半珊手里。

其实于半珊也的确好的差不多了,就算不吃药也应该不会再烧起来,肖奈一大早又跑去医务室取新药也只是为了对方能够快一点好全,别让仅剩的病丝像夏日的尾巴,拖拖拉拉走不完全,绵延到立秋后每一个日子里都还带着燥热的气息。

“还可以防止你明天中暑。”肖奈补充了一句。

“但我不认为这可以成为我必须要喝藿香正气水的原因啊!”于半珊看着手里的药盒出声抗议。

这才是他真正不想喝药的原因好吗?他又不是真的像小孩子一样仅凭喜好做选择。所以问题是明明他都好的差不多了,为什么还要喝藿香正气水?死难喝的啊。如果是前几天那种正常的退烧药他可是不会这么别扭的。

“明明主要作用是防止中暑吧,为什么非要我喝?”于半珊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我不认为你的医学知识已经足够去质疑专业医生的选择。”

肖奈想,果然还是自己今天早上拿药时候的问题?自己只是把于半珊有点小咳,晚上偶然发热,胃口有时不好的症状一一说了,顺便表达了希望药效快的要求,医务室的医生就拿了这个——藿香正气水——给他。

至于医生这开的到底对不对症,肖奈表示——这他就不知道了。


就算不太对症——毕竟于半珊的症状有点杂——也不至于多错。肖奈想。


并且,肖奈还是有仔细看过说明书的,藿香正气水对上述很多症状还是有作用的,并且还解暑。这挺好的,毕竟明天于半珊就要自己拉着行李正中午去坐飞机,生病的人总是虚弱一些,备一些这样的药也没什么不好的。

百利而无一害?


“而且看一下说明书,你喝的话还是挺对症的。”肖奈说。

 “不要。换一种都行。这个太难喝了。”于半珊脸一垮,想起了前几年自己喝藿香正气水时的惨痛记忆。

果真还是孩子气的理由。肖奈想。


百利的藿香正气水最大的一害——难喝。

 

据后来还是在肖奈的注视下乖乖喝完了一支的于半珊回忆,藿香正气水的味道真的不是盖的,一入口就直冲脑门,苦着脸看着肖奈在迷迷蒙蒙的视野中消失在门后,他觉得此时真的应该冲上去向肖奈讨块巧克力吃。

 

上一秒的喝药经历回忆起来还是不太好。于半珊在肖奈出门后一秒内就感觉到了困意,生病时更加脆弱的自己刚才显然又受到了精神打击。他为自己找了这个借口,然后心安理得的继续去睡。

反正本来也是被肖奈从被窝里拽出来的,自己现在才不得不尝试今天早上的第二次入睡。


……

不过好像由于被多次吵醒再次进入睡眠状态变得不那么容易。

于半珊有些烦躁的在被子里了个身。

——啊今天一大清早开始就持续发出噼哩乓啷等不明声响的室友好像是在收拾东西,好不容易等他们走后,没过多久,肖奈就在自己半梦半醒之间进来了,于是被吵醒了第二次。

好了,现在肖奈和室友都走了,上午有结业考试应该不会有人再中途回来打扰自己好不容易偷懒的上午了吧。于半珊想。

然后他后知后觉的发现——啊,今天要结业考试。室友们大早上的收拾东西是因为今天下午就可以离开了。肖奈早在昨天晚上就收拾好了东西,下午就走,自己则因为订了明天的机票并以发烧为由翘掉了考试所以现在才可以清闲的睡个回笼觉。

肖奈今天下午就要走了。

这么一想,于半珊觉得因为吃药被人从被窝里拽出来也没那么不好接受了。毕竟——

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呢。

 

下午于半珊总算是出现在了教室里,在请假了两天后来参加离开前的最后一次班会。

在所有必要的形势下所有老师改卷子的速度都可以快的惊人。上午考完的试,下午四五点就在分发成绩并进行表彰。


“最佳学员——肖奈。”

台上的老师念出了最后一个也是最重头的奖项。身边的肖奈起身走向讲台,于半珊在下面一边欣赏周围同学惊奇的神情一边偷着乐。

于半珊想,这奖项无疑是仅根据最后一次考试成绩设定的,他和肖奈逃过学旷过课,去网吧并没回寝室的那天晚上还在河边接到了焦急的辅导老师打来的电话——室友因为很晚不见二人太过担心就报告了老师。差点被通告批评。

“要不是因为我前几天表现优秀——”于半珊想,要不是自己最初的表现就比较令人放心,说不定通报批评都要放到整个训练营的公告栏了。

 

“肖奈这家伙,果真适合被别人羡慕。”

于半珊看着讲台上领取奖状和最高级奖品的肖奈,觉得这一定就是肖奈平时在生活中的样子——以几乎全科满分的成绩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

那优秀的样子,跟当年科技比赛领奖台上的小少年一模一样。

 

那天他们一起去网吧玩的晚上,于半珊就确定了,奈何就是肖奈。

不过,看样子是“确定”,说到底是“承认”。也不知道是承认肖奈就是奈何,还是承认奈何就是肖奈。虽然在于半珊心目中本来也没有这两个身份谁更对自己重要或者谁更厉害的比较想法。

但当奈何缓缓道来他跟家长的这一次意见分歧时,说不清是这吸引人的梦想让于半珊更佩服了奈何,还是这现实的选择给肖奈添了点烟火气息,总之两个身份有了微妙的交汇,所以迅速合二为一。

于半珊觉得自己可以用一种态度来面对肖奈了。


所以说这个肖奈,这么一看有点厉害啊。

许多年前就在科技大赛中崭露头角,虽然在这之后就淡出了媒体的关注视野,但因其俊朗的外形在微博上的粉丝数也是只增不减,是被人推崇着又相信着的一代新星。与此同时,他还是“梦江湖”里的大神,是这一年来跟于半珊并肩处理事务的帮主,是于半珊当年死皮赖脸(并不)认下的“奈何小哥哥”。

在于半珊这里,友好度和欣赏值可以说是已经刷的异常的高了。


所以现在于半珊眨巴着眼睛望着拖着行李箱的肖奈。

虽然已经是十六七岁的男子汉(?)了,但一想到,以后没有人一起写作业,不能跟这么有默契的队友一起打篮球,每天陪自己聊人生聊理想聊游戏还顺带陪翘课逛网吧的“狐朋狗友”要不在了。

于半珊毫不费力的眨巴着眼睛,向肖奈传递了他的依依不舍。

肖奈觉得自己被萌到了,于是淡定的走过去,伸手揉了揉于半珊的头发。并且在对方企图把手伸向自己的头发之前问:“病好的怎么样了?”

于半珊乖乖的回答:“好的差不多了。”

肖奈挑眉,于半珊一脸小委屈,看起来竟然是有好好喝药。

唔,感觉对面是一直有着蓬松大尾巴的小狐狸,还很好养。

肖奈的思维有点脱缰,但两人的临别氛围却实实在在温馨了起来。接着肖奈开启的这个话题,两人顺着又说了下去,说的更多的还是回家后的事情。

说着说着,车就到了。

并没有出现话题聊尽后的尴尬,这样的戛然而止应该是再合适没有了。肖奈提起行李跟于半珊说再见,然后就上了车。

等车开走,于半珊独自走回校园,他突然有了创作的灵感,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就是最好的节奏。

或许最近又可以写出来一首歌,然后发给肖奈听听看?

-------------------------------------------------------------------------

咦,之前写的很多的梗到最后都轻描淡写的处理了,可能有些不合适吧……欸果真一开始不能给太多设定出来。

bug会尽量修复的。

关于有些细节没交代清楚的,比方说逃课的那天晚上或者是校园里的其他日子,可能以后会写成小番外吧。

缓慢而努力的不放弃其这篇文……大概会写三期三会?

评论(1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