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言

十年后回头看有没有追上梦想

【肖于】一见钟情14

我的文怕是正处于叛逆期

-----------------------------------------------------------------------------------

    于半珊挺想继续之前的生活。一星期去看三四次肖奈拍戏,下戏了就一起吃个饭,讨论一下演戏或者生活的某些问题。待在家里的时候,就看片,自己琢磨一些东西,兴致来的时候,还可以上手一下大学时学过的编程,再加上跟丘永侯偶尔去个聚会放松一下,生活轻松又滋润。

    现在他是做不到了。于半珊的工作逐渐步入正轨,丘永侯筹备工作室的过程中也给了于半珊很大的自主权,他自然好好把握,除此之外,丘永侯渐渐的开始拿回来一些剧本给于半珊试着看,两个人互相磨合,一起跑很多导演,去很多试戏棚。

    一切总要有个开始。

    虽然这样的日子才过去了堪堪半月,已经让于半珊在难得的在家吃饭时,怀念起了并不遥远的从前。

    唔,话说他现在可以自己做饭,还是肖奈父母的功劳。当时于半珊为了带饭,常去肖家,肖妈妈和于妈妈年轻的时候关系好,知道于半珊亲戚仍旧都在国外,就时常招呼着他多留一会儿。看肖母为肖奈准备饭菜的次数多了,于半珊起兴了想学,正合肖母之意,乐呵呵的在周末手把手教于半珊,很有些恨不得多给他一点母亲的温暖的意思。

    于半珊可能不知道,最开始的时候,也是肖母总会在肖奈身边提起于半珊,后来也时不时提起一些半珊在厨房的趣事儿。

    肖奈听多了,后来听到有意思的,也会轻轻在母亲的讲述中笑笑,看的肖母一阵满意。她也希望自己这个平时不太活泼的儿子,能跟于家的好孩子多相互扶持一些。


    于半珊聪明,现在做饭已经做得很好了。他吃了一口自己做的菜,满足的感慨了一声。他想,大概肖奈不知道,后来有时候探班的饭,其实是自己做了,为了试试手艺偷偷装给肖奈尝的。大约是肖母教出来的,总有些相似的味道,肖奈从没提出有什么不对。

    看别人享受自己的成果总是令人欣慰的,于半珊回想起看着肖奈吃自己做的饭的那些日子,虽然肖奈不知道吧,但于半珊心里是乐开了烟花的,激动的给肖奈夹菜就不提了,看肖奈吃得多了还总感动的想伸手去摸摸肖奈的脑袋,颇有些从肖母处传承的意味。

    几次伸手,终于对上肖奈疑问的眼光。

    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于半珊不怂,坦诚的面对着肖奈疑问的眼光,伸手就摸,还来回多蹭了两下。

    其实手感不太好,毕竟刚下戏还打着发胶。

    而且看肖奈在自己手覆上去后突然僵住真的好有成就感啊哈哈哈哈,而且他怕不是因为知道是自己送的饭所以不好意思拒绝我?于半珊喜滋滋的想。

    于半珊持续喜滋滋,摸够了打算收手,停止残害肖奈的脑袋。但当肖奈伸出空闲的左手一把抓住他缩回一半的手时,他就没法儿继续喜滋滋了。肖奈的手紧紧的拽着他的,于半珊悄悄动动,有些拽不动,就有点小心虚。

    两人维持着这个怪异的姿势僵持了几秒,于半珊紧张的盯着两人拽着的双手,看见肖奈缓缓抬起头来。

    哇哦不得不说这个姿势真的是帅炸了。霸道总裁的那种,你懂得。于半珊脑内持续赞叹。这如果两个人是站着,接下来偶像剧情节就是一把把你拽到我怀里什么的。

    而当肖奈起身,带着于半珊的手一起放到于半珊的脑袋上时,怕是于半珊才反应过来,现在充当偶像剧女主角的那只手,不就正是自己的。而肖奈,也不是什么霸道总裁式的偶像剧男主角。

    肖奈学着于半珊的动作揉了两下于半珊的脑袋,当然,其实他揉的是于半珊的手,揉上于半珊脑袋的,是他自己的手。

    于半珊感受到手心手背传来的不同触感,心情复杂。肖奈的手心有点热,自己的头发有点软。手感还不错。但是这动作自己做起来好像有点傻。他好像应该挣扎一下表示抗议。

    于半珊挣扎了两下,肖奈竟然手松了,于半珊还没来得及感受手重获自由的快乐,又立马被肖奈一把擒住手腕控制在上方。姿势更加奇特。

    于半珊羞怯抬头,直视已经站起身来的肖奈,“三哥,你这是……”

    肖奈一挑眉,还未脱口而出的话转了半个弯,变了一番样子:“怎么,半珊?我觉得,你的头发手感更好,你平时可以多摸摸,你说是不是?”

    于半珊:“啊……三哥……额,……你……我……我不是……”

    肖奈:“你倒是演的挺带劲,我是不是应该接一句‘小妖精’?”然后配个椅咚。

    肖奈笑开了,显得十分高兴,说完这句话就放开了于半珊的手腕,坐回去最后几口喝完了汤,外面的助理也快吃完了,已经在敲门询问,似是有什么紧急情况,肖奈赶快起身出去商量,留于半珊自己坐在那里,拇指与中指扣住刚才那只手的手腕,也瘫在椅子上笑。

    哎这肖奈,要真作为霸道总裁式的偶像剧男主角,也挺上道的。


    回忆有点多,此情此景,自己一人在家,于半珊就觉得格外无聊。

    最近不止自己忙,其实肖奈也在各种晚会和剧组之间奔波。如今是十月下旬,临近十二月,临近年末时,听说各种盛典,各种跨年,还会更忙。

    于半珊在家就微博上守着信息,看肖奈的红毯直播,看肖奈的综艺,今天晚上正有一个慈善晚会,难得的电视直播。最近要想面见真人,还真有点困难。

    那天下午的饭局依旧是没约成。但后来两个经纪人不知怎么的碰在一起见了一面,竟一下就感觉特别合得来,从此混在一起,兴起了就一起埋汰自家艺人。后来郝眉也跟于半珊见过,于半珊本就比丘永侯更活泼,再后来,竟是他和郝眉凑在一起闹腾更为常见。

    熟起来不过三四天的事儿,如今想叫个人怎么就这么难呢。于半珊拿着手机,拨通了丘永侯的电话。

 

    丘永侯是踏着晚饭的点进屋的,秋天白天已经开始变短,太阳已经落了一半,于半珊已经把厅堂的灯打开了,丘永侯有于半珊这套房的钥匙,他进门后,正看到于半珊穿着围裙,从厨房里端出来一道菜。

    “呦。愚公你这贤惠的,有点意思啊。”

    “猴子你可说吧,说多了没饭吃。”于半珊又进厨房盛汤去了。丘永侯忙掏出手机拍了两张,嘴里却松口了:“别介别介,你说有免费晚餐我才来的啊。别出尔反尔。”

    “啊!我看着菜,真的很不错啊!闻着也好。愚公,看不出来啊,你现在都这么厉害了!”偷拍完成,丘永侯赶忙夸几句于半珊的饭。要说他这话也不是违心,对于半珊手艺的赞叹有九成都是真的。


    要不说丘永侯来的正是时候,没过五分钟,于半珊就把饭菜都摆上了桌,解下围裙,可以坐下吃饭了。

    不死心的丘永侯:“欸半珊儿,这围裙哪儿来的?”莫不是你在超市偷偷买的?

    兴致不太高的于半珊:“那啥,肖阿姨送的。”

    丘永侯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是哪个“小阿姨”,于半珊已经又拆了一箱啤酒,“哐哐哐”砸了几个易拉罐在桌上,豪气万丈:“来!猴子!喝酒!”


    不像于半珊,边吃边喝啤酒,汤都没沾几口。丘永侯风卷残云的吃饭吃菜,只偶尔跟于半珊碰个杯抿一口。笑话,丘永侯自己不太会做饭,于半珊家这一桌饭可是难得,可不能先喝一罐啤酒就饱了,那算怎么回事儿?

    俩人聊得正高兴。丘永侯也满足的放下筷子,想着要不要再吃一碗的时候。于半珊突然跳起来,一惊一乍的,拿着手里的啤酒就冲去开电视,待到在沙发前的地上坐稳了,还回头招呼丘永侯,“猴子!拿个菜过来!还有筷子!筷子!”

    不明所以的丘永侯也来到客厅坐下,端着个碗坐在于半珊旁边默默的继续吃,一瞅硕大的电视屏幕,喏,是个慈善晚会,BZ冠名的那种。

    “啧啧啧,于半珊你咋在看这个?哎哎哎我跟你说,就这个,这个小鲜肉,你知道不,他最近的资源…………”丘永侯已经把圈内的很多事情熟悉的差不多了,看着晚会不一会儿就滔滔不绝起来。

    于半珊一开始也挺感兴趣的,有时候还认认真真附和丘永侯一两句。不多一会儿,晚会的镜头就转给了一个他俩最熟悉的人:肖奈。

    “啊,肖奈也在啊,他最近发展的挺好的。”丘永侯托腮点评。看着屏幕上的人西装革履,站姿挺拔,不同于私下里见过的更为随意的样子,脸上虽时刻都带着淡淡的笑意,却保持一份淡然疏离。

    丘永侯敲敲于半珊的脑袋:“你啊你,看看人家,以后上综艺后台采访的时候,你能不能也端着点?”

    “我还没上过呢你怎么知道我不能。”于半珊式撇嘴不满。

    丘永侯:“好,这可是你说的啊!如果不是这样,你得再请我一顿饭!”末了又看屏幕上被主持人pick到正在发言的肖奈,经纪人式感慨:“你看人家肖奈,真是看起来,就知道他是会火的那种人,容貌性格都不缺,只是时间问题。”转头安慰又怜爱的看着自家艺人:“你也不要担心,哈哈,有我丘永侯在,也要你于半珊以后,能想演什么戏,就演什么戏!”

    一旁的丘永侯豪情万丈,于半珊却慢慢有点没了兴致。或许是因为屏幕里的肖奈跟现实中的他终究是有一点距离的,更何况今天下午他正感慨完一番人生,多多少少有些多愁善感。

    丘永侯没注意旁边喝着啤酒陷入回忆的于半珊,他吃完饭后自顾自的玩起了手机。

    没过多久,突然听到旁边于半珊一声长叹“哎~……”

    丘永侯头也没回,“怎么了?”

    于半珊带着憧憬式发声:“如果每天早上都能被肖奈叫醒,那感觉一定很好。”于半珊这是回忆到酒店里那一天了,可是丘永侯不知道,于是丘永侯愣在了那里。

    “什,什么?”

    于半珊式继续回忆:“你想想,你在睡梦中,听到肖奈那低沉带有磁性的嗓音叫你的名字,等你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肖奈那张大神级别的脸——那感觉,一定6666”

    丘永侯表示——抱歉我不是姑娘也不是男友粉这场景我有点不敢想象。只能没话找话:“你见过啊?”

    “见过吧。”

    丘永侯点开朋友圈消息提醒的手一抖,他怎么从于半珊这语气中听到了点遗憾和落寞?

    丘永侯看清那则消息提醒的时候,手更抖了——那刚巧是来自肖奈的。刚才丘永侯小恶魔般坏笑着发了票圈,感慨有酒有肉有陪聊的夜晚真美好,配图系着小草莓围裙的于半珊背影,以及一桌好菜。

    来自肖奈的评论——“半珊贤惠。你俩喝什么酒?”

    正如第一次给于半珊出大冒险时一样,丘永侯向来擅长脑内。他颤颤巍巍的觉得不宜给肖奈回复“啤酒”两个字,因为他脑补出这一则评论里包含了——反正让他不敢继续跟于半珊喝酒的来自屏幕那端的威压。

    丘永侯继续颤颤巍巍抬头看电视屏幕,晚会已经结束了。再扭头看坐在身边的于半珊——“妈呀!!半珊你啥时候喝了这么多!!!”一排易拉罐整整齐齐排在地上,丘永侯嘴角抽搐。


    于半珊喝的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反正是有些不能麻利的动了。他被丘永侯捞起来按在沙发上,电视也播完了,他无聊的摁着手机。

    待到丘永侯把餐具收拾好,没吃完的放进冰箱,再回来收拾这一排啤酒易拉罐的时候,于半珊正撑着头跟人语音。

    这跟谁聊天呢。丘永侯洗完手也坐下休息的时候,那边还打起了电话,正在等待接通的样子。但当丘永侯打开微信,就什么都知道了。在自己那条朋友圈下面,于半珊已经回复了肖奈。而他自己还把那一排易拉罐照了个相发了票圈,在他自己的票圈下面跟郝眉评论扯了一长串,在丘永侯的这条下面跟肖奈也来来回回扯了一长串。

    怕是正在跟肖奈打电话吧。


    于半珊撑着头,小脸有点红,整个人感觉有些热,软软的一声声同肖奈说着话。

    “你活动结束了?我看直播已经完了。”

    “你看直播了?”肖奈好奇。

    “恩。”于半珊回答的特别乖巧。“哦……对了,你吃饭了吗?”其实于半珊脑子反应还是有点慢

    “还有后台采访。然后才全部结束。”肖奈知道于半珊喝了酒,敏锐的察觉出现在的于半珊的确跟平时不太一样。怎么说呢,说话有点慢,声调有些黏,表达有些坦诚。

    “噢……那你真辛苦。”于半珊眨巴眨巴眼睛。“晚会冷不冷?”

    “红毯有一点,常事了,也就一会。”肖奈今天格外的有耐心。

    “肖奈你看票圈你也知道了,我会做饭,你要是生病了我就给你送饭哈哈哈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欸,真怀念以前没事儿就可以去探班的日子,看片场大佬飙戏真过瘾。”

    “我不生病你就不能给我送饭了吗?”肖奈有些好笑,一步步循循善诱。

    “啊?”

    “你怎么不盼我点好啊,半珊。做饭和生病没有必然联系?你今天还不是给丘永侯做了?”

    “啧,肖奈你好像说得对。”虽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于半珊想想又觉得肖奈说的没什么错的。“改天你来我家,或者我去你家。”可以一展厨艺的于半珊欣然应允。

    

    “喂,愚公,起来去洗澡吧。看你睡了我就得走了。再过会儿就太晚了。”

    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丘永侯的声音,似乎是在拉着于半珊干什么。肖奈还没说什么,那边于半珊也开口了:“啊我去洗澡了,肖奈拜拜。工作顺利。”

    “恩。”

    挂了电话,于半珊晃晃悠悠的进了浴室。丘永侯拿着手机看了看,坏心思起,点开微信与肖奈的对话框,夸大重复了今天晚上于半珊的话,并深切表达了希望肖奈明天早上打电话叫于半珊起床的愿望,因为于半珊明天有个活动,怕他宿醉后忘了。

    “那你呢?”肖奈自动忽略了丘永侯前面说的话,忍不住问,他自己直接叫不是更方便?

    “我回家啊。”丘永侯一脸理所当然。

--------------------------------------------------------------------------------

发展还是…………啧,这不是我想象中的世界。

其实肖于两人挺熟了。掐指一算。相遇两三个月差不多。搁大学也就期中考试完以后吧。二十岁多一点,工作娱乐圈的肖奈应该会更慢热一点,但是有家长加持,以及没工作时半珊儿频率高的串门走动。差不多了差不多了。……其实是第一次见面的好感就确定了,有可能成为这样的关系。但是……还是要有相处再确定的过程对吧。

所以我这个文章改了大纲后名字就起错了。没有一见钟情……我错了。我要不要改个名字?其实早就想改了但是……我怕我改了你们就不认识这篇文章了……

相信我,没改大纲之前我的确是想让半珊跟肖奈一家吃完饭的第二天就跟肖奈表白的。

那是我断更之前……的大纲。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