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言

十年后回头看有没有追上梦想

【肖于】【艿芋】小段子


1.关于偷看与摩斯码
(有关摩斯的叙述错误都是我的锅……也不是特别懂。错误轻喷-.-)
(另:我也不知道愚公会不会这么容易害羞……)

在肖奈于半珊两人确定关系后,于半珊没有工作时就会经常待在肖奈的办公室里,有时候看一些书,有时候偷偷看肖奈。

就像现在,于半珊坐在沙发上看着肖奈在键盘上码程序的手指出神,自己手中的摩斯码介绍书早不知被翻到了哪一页――
肖奈的手实在是太好看了,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敲代码来更是赏心悦目。

于半珊盯着看了好久,想大神这又是在写什么神代码呢?大神怎么那么聪明呢?大神的手怎么那么好看呢?……

日光灯的强烈灯光使得手指的肤质更显白亮,仿佛带上了温度。似冰雪似阳光。

于半珊想起了与那双手初握时的冰凉和十指紧扣后的逐渐回暖,脸上蓦地热了起来,更多的不可描述让他燥的害羞,不禁抬手捂脸,顺便拍拍自己晃晃头让脑子回神。

――想什么呢

于半珊内心谴责自己。却放下手来后又继续向肖奈看去。

――咦?大神怎么停下来了?难道是工作做完了?

于半珊下意识的抬头去看,肖奈却仍然面无表情的盯着电脑屏幕,动了动鼠标后又开始了敲打键盘。

――看来并没有。

于半珊想。再看最后一眼吧。最后一眼,这次盯着大神发呆的时间也太长了,被发现了又要被噎的说不出话了。
→_→

他下定决心边拿起书边转回视线,却发现肖奈现在的手势怎么也不像在敲代码,他只用了一根手指,在反复敲击同一个键,时间有长有短,敲敲停停。

又重复同一个节奏。

又重复。

重复到了第三遍,于半珊突然懂了。他说话有点结巴:“老,老三,你,你,你工作做完了啊。”

“恩,做完了。”
“看你在看摩斯代码,检验一下你的学习成果。”
“快半个小时了,愚公。”

于半珊语结的看看手里的书。再抬头看看肖奈,那修长的手指搭在椅背,第四次敲起那个节奏“.. .-.. --- ...- …………………………”

“这个懂么?”

“……老三你真厉害!连摩斯码都会啊!”

面对于半珊的插科打诨,肖奈站起身来走到沙发边,拉过愚公覆在书脊上的手,感觉到手指触碰到的温度暖暖的像个小太阳。

“这第五遍不如你敲给我看。”

于半珊乖乖的敲了,一下一下敲在肖奈的手心里,轻轻的,痒痒的,撩的肖奈心里也痒痒的。

.. .-.. --- ...- . -.-- --- ..-  的节奏,意思是i love you
于半珊觉得这也许是大神难得的浪漫?

“半珊,你的手也很漂亮。”
“我很喜欢。”

2.关于倒水与杯子
(也不知道这个点大家觉得不觉得是一个点呢?如果不觉得,是我的锅……)
(还另,愚公如果没这么容易脸红,还是我的锅……)

一个下午,四个人照例聚在肖奈的办公室开会,讨论一个大项目的收尾工作。
讨论很快就告一段落,又一个即将来到的成功让大家都十分兴奋,撺掇着要点庆祝与奖励,来犒劳这一段时间的辛苦工作。

“晚上聚餐吧?这忙了这么长时间,咱哥儿几个好久没在一起喝一顿了。”邱永侯提议。

“如果是聚餐的话,我们出去吃吧?大家如果喝多了也好收拾。ko最近也挺累的。”郝眉附和到。

“真知道心疼你们家那位啊,连好吃的饭都不要了。”于半珊趁机说

两人眼看着又要打闹起来,肖奈低头勾起了嘴角,却没忍住咳了两声。声音也不大,但在只有四人的小会议室里还是格外清晰。

肖奈抬起头,就看见三人担心的目光。坐在他右手边的于半珊立马冲起来去拿水杯,嘴里还不停。

“老三你这是感冒了么?严重不严重?是不是这两天太累昨晚又吹风了没禁住?你这身子骨也太不经了吧,以前不这样啊。”
“只有嗓子么?还有没有别的不舒服?欸你这办公室也没药……”
“……这会议室你才装修过,我还不熟,你杯子在哪儿啊?”

“左边柜子下数第二个。新的。”

“拆个新的?”

“恩。”肖奈并没有阻止于半珊的动作,只是在他的唠叨中看着他的身影出神。看着于半珊快速的翻出杯子拆了包装。

“嘿记得接一半热一半凉啊愚公,顺序还要先热后凉这样老三喝起来不烫口。”邱永侯看着于半珊调笑到。

“啊对啊,恩老三?半热半凉还是全热的?”于半珊刹车在饮水机前转身问到。“就按猴子说的接了啊。你就可以直接喝了。”

“先接凉的,半热半凉。”肖奈回答。

于半珊也没多想,赶快按肖奈的要求接了水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看着他摸了摸杯身才拿起杯子,对着杯口吹了吹,顿了顿喝下了第一口。

喝着于半珊按要求接来的水,肖奈觉得嗓子果真舒服了许多。就一口一口慢慢喝着。

等他喝完,郝眉无聊中冒出一丝好奇来:“老三,为什么先接凉水?按网上说的不是会喝着比较舒服么?”

“对呀老三,没烫着你吧?”于半珊虽按了要求,但现在也有点好奇,明明肖奈还是等了等才喝的。
“难道说这又有什么科学依据?说出来给我们听听。”

“不是。按你们的说法的确不太会烫口。”

“那是为什么啊?”于半珊看着肖奈握在手上的杯子,指缝间隐约露出一点图案,因为杯子没有把手,自己刚才也是握住了了整个杯身,接水的过程也匆忙,并没有看到。现在竟有一丝好奇,想到了以前肖奈办公室里那个最喜欢用的白瓷杯,他现在竟然换了个新杯子。

肖奈看了看于半珊,慢慢把杯子转了个面朝向他,手指敲打着杯身说:

“这个杯子制作的时候忘记了加了把手,这样你比较不会烫手。”

在眉哥和猴子大声感慨着又被虐狗的哀号声中,于半珊看着面对着自己的杯身上自己的游戏人物图,突然觉得自己又要脸红了,温度绝对比刚才自己触到的杯身要热。

“晚上聚餐。”肖奈笑着说。

评论(5)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