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言

十年后回头看有没有追上梦想

【肖于】于生于世4

望天)第一部分算是写完了,其实这个阶段肖于………┑( ̄Д  ̄)┍我也不知道他们的感情进展什么时候可以快一点。

严肃)我终于长了一次……
严肃)虽然开头是家庭伦理剧但是这么长我肖于肯定有戏份的大家不要放弃!(握拳

---------------------------------------------------------------------------------

“如果我还是想说,我不同意呢?”

肖母的反对说实话有些出乎肖奈的意料。肖夫妇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家风一向严谨却又开明,肖奈真没有想到肖母会如此明确的表达对游戏的不赞同。

“母亲,游戏并不是玩物丧志,我在里面也感受到了很多和现实相呼应的东西,何况游戏开发需要的也是编程的能力,也是很考验个人技术的一件事。”肖奈不懂自己母亲的反常,只得认认真真的解释起了自己的想法,并不想从开始起步就无法获得家长的支持。

“肖奈啊,真的不能让你放弃这个想法吗?”肖母叹了口气,对肖奈的解释不以认同也不予反对。

“为什么要放弃?”肖奈反问。

“你这孩子,现在是有了自己的想法,不听父母的建议了!”肖母一时烦躁,心里本就对这些事儿略有抵触,大哥家阴影未去,肖奈的态度让她一瞬间感到未来充满了不确定和危险,忽的一慌,饭也吃不下,手里的勺子哐的砸到盘里,本就略有严肃的氛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搞得更是诡异,肖母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看着两人之间的谈话走向越来越脱离轨道,自己妻子的表现也略有失控,深知妻子今天状态不对,肖教授赶紧坐好,从盘子上拿起掉落的勺子给妻子盛了一碗汤。

“喝汤,喝汤。肖奈,你母亲今天从你大舅家回来,心情不好。你呀,别因此跟她置气。”

“我不会的。”

“那你的态度……?”肖父看了看妻子的神情,还是替她接着问道。

“但是母亲并没有合适的理由来劝说我放弃的话,我依然不会放弃这个想法的。”肖奈一脸平静,“我只是表达了我的看法。母亲今天状态不好,还是要好好休息。我吃好了,先回房了。”

肖奈说完起身,看似跟平常一样结束了这顿晚餐。但走向房间的脚步还是带了些沉重。

 

“爸妈都是开明的人,也不急在这一时。也不知母亲到底怎么了……”肖奈这样想着,坐在了电脑前可是心情依然略有烦躁。连带着打怪时的动作都多带了几丝厌气和不耐烦,凌厉异常。

和帮会里的人组队做了两个任务,还剩最后一个,大家招呼着赶快去下一个地点,刚平静下来的肖奈看着手里的鼠标,刚刚饭桌上的情形又出现在眼前,顿然犹豫着自己现在是不是应该放下鼠标。

“你们先去吧。我和奈何有别的事儿,你们再去帮里拉几个兄弟做任务吧。”在奈何停止动作的几秒后,愚公突然说话,其他几人嚎了几声大神不在的悲哀,也马上就离开了。

肖奈回过神来,屏幕上只剩了奈何和愚公两个人。

“谢谢。”肖奈打字。

随后两人又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还是愚公先问:“打怪的时候就觉得你状态不好。进攻急切还有失误,怎么心情不好?能告诉我的话,我愚公帮你出出主意?”

没想到对方心思这么细腻,仅是两场战斗就发现了自己的隐藏在游戏人物里的情绪,肖奈看着这一年来游戏中最默契的队友,突然很想把自己的困惑告诉他。

“你……”肖奈打出刚打出一个字,却又删掉了。想了想发了另一句话:“没事儿,刚才是我冒进了,心情是有点不好。”随只字未提真实的原因,却最大程度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并说了“没事儿”让对方不要担心。

对方毕竟还是虚拟的,肖奈认为自己不应该那么冲动,毕竟还涉及父母。

“走吧,我们把剩下一个任务做完。”

“没事儿就好。”愚公好似看透了对方不解释的原因,也没再多问。跟着就走。两人顺顺利利搞定了任务,愚公就开始给奈何交代帮派里的情况,肖奈此时虽听得认真,但心思不定的情况下也不好做什么决定,只听着愚公的汇报也不作答,两人就这样一个说,一个听,在地图上走走停停。

走到了苹果树下,两人习惯性的停住,奈何就站在原地,等着愚公去摘完苹果回来。可是这次,愚公摘了苹果,却并没有马上返回,奈何刚向他走了几步,就看见他突然手上拿了苹果,朝自己砸了一个过来。

白衣侠客动也不动。

愚公又砸了一个。

“嘿嘿,奈何你还是不肯跟我玩这个,我也知道幼稚,就是回忆一下从前。啧。”

两人也是经常经过这个地点,当年愚公是怎么找上自己的肖奈依旧记得,只因他是第一个,也是最特别的一个。以往每次经过此地,也并不会多想什么,今日此情此景,肖奈却感觉恍惚,乐于回忆。

“恩。那时候你还很胖。”

“……”愚公感觉很受伤。“你还嫌弃我胖?你嫌弃我胖你还答应我。”

 

关于当时的愚公为什么会找上肖奈,其实后来两人也说到过这个问题。

话说操作强大又配合合拍的两人进步神速,当时的团子也早早就长成了青衫少年,两人于一日打过pk,排名至此已双双进入前十,这时候,必然要刚巧又来到湖边的这几棵苹果树下——其实是因为地图不大。

“啪!”青衫少年的脚边掉下一个苹果。愚公照例捡了起来,却罕见的没有往奈何身上砸。不过过了一会发过来一个交易,以和平的方式送了一个苹果。“来来来,我们俩一起吃,纪念一下当年强强联盟的诞生。”

今天高兴,肖奈也就接受了这个仪式,操纵自己的人物啃苹果。突然好奇。“为什么选我?”我当时级也不高,并没有什么名气。

“我看你长得帅。”

瞎说。肖奈一脸冷漠,游戏造型都没什么区别,就算装备服饰,当时自己也并没有投入很多置办。

“(。・∀・)ノ゙嗨其实是我之前见过你几次操作,觉得很好啊。级数也处于我可以很快赶上的范围。跟我很配嘛。——不许说我自恋。”愚公还是看似正经的回答了。“还有就是,你喜欢穿白,那天苹果树下看你,就觉得你这样的形象啃苹果一定很有趣。”

哪里有趣了。肖奈看着正在啃苹果的白衣侠客。想了想不知道要不要停下他啃苹果的动作。

“我这个搭档还不赖吧?我愚公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你很好。我的荣幸。”肖奈这句话发自肺腑。不得不说,愚公真的是游戏里很好的一个伙伴,一个战友。性格活泼开朗,两人的交流也不会无趣,肖奈不愿多说的性格因有了愚公的调和,也减少了跟别人发生摩擦的次数,偶尔跟别人出现严重的不愉快,肖奈淡然处之,他却会高调的在世界上宣战,把别人pk掉一两级再回来跟自己嘚瑟。更不说打怪时的默契,对帮内事务的尽心,两人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肖奈很庆幸自己遇到了这样的愚公,自己梦江湖的游戏生涯中,愚公是绝对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

“呦呵,奈何,听到你夸我可不容易啊。既然今天大家开心,你带我坐一下你的坐骑呗?让我也威风威风。”那可是本服少有的凤凰神兽啊。

“恩。”奈何答应的很快,牵出神兽,待两人坐上去后,凤凰起飞,越过山尖,从高空俯视万家灯火,愚公很是兴奋。

“奈何,在我还是团子的时候你就不带我一起坐坐骑了,我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当时就有一种傍上了富婆的感觉。为什么后来不让我坐了?”

“团子太胖,会掉下去。”肖奈想起了当年的小团子,心情很好。

“当年你不说!嫌我胖啊!”后座的愚公有点炸毛,其实愚公自己平时是觉得当年自己的团子形象还是很可爱的,虽然的确胖了点……

“咦?我是可以理解为你担心我掉下去?还是可以理解为你当时为了顾及我的感受没有说?”愚公突然觉得自己get到了什么,表现的十分开心。

“我还记得我当年说过,我比较喜欢‘奈何小哥哥’这个称呼。”肖奈是谁?分分钟反调戏回去。

别提了。愚公捂脸。后来两人熟了,多多少少也相互了解了一些基础信息。两个人都是大男人不说,自己还比奈何偏偏大了一岁多,当时完全不熟说起来毫无压力,可等两人熟悉了以后……

“看风景吧。是很漂亮。”坐在前面的奈何说。

愚公抬起头,看向脚下的天空与大地,真的是壮阔非常,令人心神激荡。

 

插叙结束。)“嫌我胖也没用了!”愚公恢复了元气。“奈何小哥哥,看在我把帮内情况了解的如此详细的情况下,看在我对接下来的比赛做了如此详细的规划下,看在我这么尽心尽力帮你,为你好,——陪我看场烟花吧!”

“?”奈何站在原地没动,愚公赶快跑到崖边上自己放起了烟花,然后退回来跟奈何并肩站在一起。

游戏的场景做的十分精致,绽放的烟花也能给人以真实强烈的感受,跟真实的时间一样已然天黑,当真算得上是良辰美景。

“奈何。”愚公又说话了。“在这个游戏也快一年了,趁着今天我也就说了。你强大但也特别照顾我,看似高冷实则细心,我们帮会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你的付出我看在眼里,佩服在心里。我不知道在现实中怎么样,但是现在,我愚公,认为认识奈何是我最幸运的事儿。我当初送你苹果是想认识你,现在送你烟花,就是想让你开心。作为你的兄弟,我一直都在。”

说完又上前几步走到崖边,让奈何也过来,愚公指着下方的广袤天地:“奈何,这一片天地,我陪你一步步走过,也助你一寸寸打下来。”

肖奈看着对方突如其来的“真情表白”,突然就想通了。

我还在犹豫什么,我的游戏我的体验,这经历对于我来说如此真实,我为此忙碌为此开心,我遇到了如此真实的朋友,我为什么要质疑我的热爱。我想要把我的想法表达出来,我想创作一款我的游戏,让更多的拥有跟我一样的感觉,我为什么不坚持,我一定要坚持。

父母那边,肖奈相信自己一定能说服他们的。

 

肖奈正想回复,突然几声敲门声,肖父推开门,让肖奈出来说话。

“等我。父母叫我。”肖奈匆匆回复给愚公,就出来到了客厅。

 

客厅里肖奈面对着父母坐下,不知道他们想说些什么。肖母看起来仍有些心事重重,表情却也明显轻松了许多。

“肖奈啊。你要搞游戏开发,我和你母亲也不是完全的反对。只是担心你到底有没有完全想好,能不能好好地走下去这条路。而你母亲担心的一些问题,以后我们会慢慢告诉你。肖奈,还是很喜欢游戏开发这条路么?”肖父说道

“是的,父亲。”

“那好,我们对此也不多劝你什么了。但是我们有一个想法,希望你可以接受。这个暑假,我们想让你外出参加一个训练营,是有关学校里的基础课程的,稍有拔高,我们知道这对你来说基本上不是问题,但这个活动在外省,时间长度有一二十天,这期间可以让你多跟不同地方的人接触一下,也锻炼自己生活的能力,巩固一下学校的知识。并且,你这次去不能带电脑。我们希望你在这一段时间里先不要急着学习编程,先好好地想一想你未来要走的道路是什么,对游戏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你的人生要过的怎么样,要怎么样才不至于迷失自己的目标。这些都需要你仔细的进行思考,你一直是一个让人放心的孩子,我们期待你的答案。”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认真思考这些问题的。”肖奈并不知道这个突如其来的训练营是什么,但父母的态度明显和晚餐时大不一样,肖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仔细思考着父亲的一番话。

‘他说他们不是完全的反对……’奈何四处看看,发现愚公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父亲说母亲担心的问题另有其事……’肖奈一边移动着鼠标,找到愚公把自己也传送过去。

‘父母说让我这个暑假外出参加一个训练营……’愚公还是在这个苹果树下。

“我回来了。”奈何说

“嘿,奈何你回来了啊。让我等你什么事儿?”

‘不让带电脑不要学编程……’肖奈其实此时已经坚定了游戏开发的信念,对着正在玩的游戏也有了点不一定的感觉,面前的虚拟世界连接了现实中的梦想,他看着朝他走过来的愚公,突然想象到愚公这个形象也突破次元壁向他走来……

奈何看着青衫浮动,英姿飒爽的愚公,一个飞起摘下了一个苹果给他,并说:

“这个暑假,要不要一起去一个训练营?”

 

肖奈想:看他这么喜欢苹果,不知道真人是不是也是一害羞就脸红的像红富士的男孩

 

---------------------------------------------------------------------------------

【注:1.想突出肖奈的一些细微的变化吧。比方说两人初见时肖奈认可了作为暂时的作战朋友,这相处模式肯定也比较客气,不会跟后来大学时他们四人之间的默契一样。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肖奈将愚公和苹果联系起来的时候,就会产生更多的想法。有一些初见不说的调侃也可以轻松自如,本来决口不提自己的家庭,却在感受到真实后全完展现给对方的也更加真实。

2.我为什么这么执着的写苹果……我也不知道┑( ̄Д ̄)┍

3.我又写了很长的家庭伦理剧……我的锅。】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