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言

十年后回头看有没有追上梦想

【肖于】于生于世6

已经改了三四遍重发了。情节大致没改。但可能会带给大家不一样的阅读感受吧。深深感觉到最开始发出来的那一版……太对不起大家了。

终于见面了,虽然可能还是有点平淡,但希望大家接受~

毕竟第一面,我也没构思出什么惊天地的情节………这种情况下只能让他们…慢慢进展,感情才最稳固咯。
出门匆忙,有错误请见谅,回来再改
----------------------------------------------------------------------------

        

这个训练营的地点基本上算是“山区”,全寄宿制。于半珊也在了解相关信息后吐槽:“还以为是什么高大上的野外生存训练,其实就是一个课外补习班。奈何是还会参加这种课程的人?”

接近午时,于半珊满校园的奔波才终于完成了报名流程,在寝室整理好行李后已经错过了饭点,困得倒头就睡。一觉醒来正是快到班级第一次开班会的时候,他跟舍友暂时告别,独自决定跑去找吃的。

待他气喘吁吁的跑到自己的教室,刚撞上一个人做完自我介绍走下讲台,半珊趁着在门口跟老师道歉喘了口气整理仪容,低着头跑到教室最后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来之后,才有时间抬头打量这个班级。他在望过去的一片片后脑勺中,企图寻找哪个像是奈何的。
  “难道说他也跟自己一样迟到了?”

  “奈何游戏上线都那么准时应该是早就来到班里了吧。”于半珊下意识的就往教室前方看,在他的印象里那样一个严谨的人应该……

这个趴着,这个在玩手机,这个染了发,那个坐姿倒是端正,但看起来年龄偏小……

其实于半珊一点也不知道奈何真人究竟应该是怎样的,但就是觉得那些人都不像,看来看去,只有前一排靠窗的那个男生最有感觉。

“难道是因为只有他穿了白衬衣嘛?”他想。游戏里的奈何总是身袭白衫,那个人的背影也挺拔的像棵小白杨,规整的头发和衣领显示出他良好的家教,手臂线条流畅好看,修长的手指让于半珊不禁想到奈何强大的操作。

“别看了别看了,就这么凭感觉认定一个奈何,到时候不是就尴尬了。”突然想到这个,于半珊吐吐舌头提醒自己不要再做无谓的猜测,视线转开之际却看到那个男生微微向后侧身,似是也同时在用余光观察他,于半珊有点不知所措,“难道他发现我刚才在看他了?”如果刚才自己的打量目光太明显,那可真是一个不礼貌的行为。他冲着那边的男生略带歉意的笑了笑,转而看向讲台。

于半珊没有发现肖奈愣了愣,也把身子侧了回去。

 

“大家好,我是于半珊,接下来的日子请多指教。”站在讲台上的于半珊,一边写下名字一边做自我介绍。“大家都知道‘愚公移山’这个成语吧?觉得我的名字不好记可以联想‘愚公搬山’,叫我愚公也是可以的。”

听了接下来所有的自我介绍都没有get到任何跟奈何的有关信息,于半珊在自我介绍的时候突发奇想最后加了这么一段话。

“这我把‘愚公’都说出来了,奈何应该可以确定我的身份了吧?果然,于哥最机智。”想到这里他一脸轻松,缓慢的收拾的书包等着人来找自己。谁料都走到食堂了都没有人来认领“奈何”这个身份,还因为来晚了没打到多少喜欢的菜色,于半珊一脸无奈,决定不想了好好吃饭。

“食堂还卖水果,真是太好了。”他啃了一口苹果,满足。

       
“请问这里有人吗?”

 半珊抬头,发现来者竟然是今天下午靠窗的那个男生。

有生以来于半珊见过的穿白衬衣最帅的男生。

“没人,请随意。”对方手上并没有拿餐盘,就这么坐在自己的对面,他心里一动,主动找了话题来说:“你好,我们是一个班的吧,刚好认识一下,我今天最后一个自我介绍的,于半珊。”

“我是奈何。你好,愚公。”对方好似对自己主动的开口有些意外,但还是沉稳的回答了自己。
“不是小叔叔,也不是小姐姐。”
 于半珊突然被后面这一句吓到了,大神这一句话噎死人的习惯现实中也是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么?!而且……他的意思是“奈何小哥哥”就是对的么?

不过在游戏里身经百炼,愚公转移话题的能力也已经一流了。

“终于是见到你了!奈何你等着,我马上吃完。”

 
于半珊觉得,这个奈何真的和自己想象中的十分相似,外形强大有气场,初见第一面就记得怼自己,真是哪儿哪儿都很像游戏里的奈何。
  两个人并肩走出食堂,一路上收获了不少的回头率。于半珊浑然不觉一样跟奈何说着话,说着自己今天的旅程,说着食堂的饭菜,说着对这个训练营的初印象。

“哎对了,奈何,我还不知道,你的真名是什么?”两个人说着,已经走到了肖奈的寝室门口,半珊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肖奈推开寝室门,寝室里原本在打闹的三个男生回头看到门口的两人,一脸尴尬的互相看了看,略微打了个招呼就坐回了自己的座位。肖奈正要扭头招呼他进来,却被一把拉了出去。

看着寝室门被对方关上,肖奈双手插兜看着于半珊。

“我饿了,刚才在食堂,没吃好,我们去吃宵夜吧。”对面的人笑的一脸阳光,伸手搭上了肖奈的肩膀。

“好,我请你。”肖奈从善如流的也搭上了于半珊的肩膀,并主动挑起话题:“你下午怎么来晚了?”

“为了饭。”走了一段就恢复了正常姿势,于半珊想起自己下午的遭遇就无奈,“中午没吃上饭,睡醒后想去买点吃的。谁知道食堂超市都没开门,这个校园还那么大,就迟到咯。”

“刚吃过晚饭,我们现在去吃宵夜?”

于半珊脸一红,现在才觉得去吃宵夜这个建议略不合理。

“晚上也没吃好。”他企图找出一点理由。“为了等你来找我我到食堂的时候也晚了,饭也没得差不多了。是该去吃个宵夜,不过就不用你请啦,我们A?” 越说越觉得自己也不是不在理。

“我晚上没吃饭。也是我让你等,该我请你。”

“你晚上没吃饭?”

 “恩。下课先去买了个纱布,医务室关门比较早。”肖奈淡淡的一句解释,却让于半珊感觉松了一口气,对方还是主动说起了自己的脸,却立马又担心起来。“脸上怎么回事?现在还包着纱布,新伤啊?”

肖奈顿了顿:“不是。”却好像还是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于半珊刚想说不说也没关系,肖奈反倒回答了:“真正的擦伤只有一点,是在家伤得,只是伤口是表妹包扎的。”

“严重么?还是很需要注意清洁和祛疤的。毕竟是在脸上啊。”

“本来是创可贴就可以了。”肖奈皱了皱眉:“是表妹的恶趣味,我打赌输了。要遵守约定。她一路跟我到学校。”

于半珊黑线三秒,大神也有搞不定的表妹?

“那你都到学校了怎么不拆下来。还包的这么严实。”

这个肖奈倒是回答的很干脆:“因为大家的反应让我不想拆了。”

说真的,他在食堂去跟于半珊打招呼的时候,没想到对方的反应正常的都有点不正常了。回寝室的路上周围人的瞩目他早在下午就感受过并迅速习惯。说实话,平时也是被众人注目,现在虽然换了个理由,大家的目光大多由惊艳和赞赏变成了好奇和躲避,却并不能构成他的困扰。

而他也从于半珊一路上的喋喋不休中突然体会到了对方隐秘的关心,就如同刚才在寝室。

“他们可能是把我的脸想的比较严重,比方说什么病。所以有点害怕。”肖奈想了想补充了一句。

“你一定不习惯吧。”于半珊的声音暖暖的,肖奈听了就想去抚平他的小心翼翼,让他完全相信自己真的没有什么。

“还好。”肖奈回答的很真诚。

“别把那些人放心里,没事儿咱俩多出来玩玩,你也打篮球吧?我今天跑校园的时候看到那儿有个篮球场……”

看着因为了表示关怀又主动揽上自己肩走的小网友,肖奈觉得这个人真是很善良,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感慨他把自己想的太弱了,明明自己也说过了自己脸是一点事儿都没有,他人的指指点点完全不必在意。

但肖奈乐的接受这种温暖,两人勾肩搭背的继续走去吃夜宵。把肖奈划到自己势力范围里的于半珊不知道,肖奈也把他列入了自己的世界。

 

在食堂吃夜宵吃了个尽兴,回程路上于半珊突然想起来提议两人回去一起玩游戏。这厢肖奈却摇了摇头:“我爸妈把我送出来,就是不想让我在这一段时间接触游戏。没让我带电脑。”

于半珊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这个话题找的真不好。

“所以说,最近我们去市里面一趟吧。”肖奈突然停下来对他眨了眨眼睛,满是狡黠。

“不是说不能出门么?”于半珊没反应过来。

“我之前上网查资料,碰巧发现以前来过这里的人说,有一面有可以翻的墙。”肖奈言简意赅。“我到时候带你去。”

“问题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出去找网吧?”

肖奈对答如流:“学校里机房不开。”

于半珊半脸懵逼,不过这种刺激的感觉没有哪个高中生是不喜欢的,他也不例外,立马对这个提议表示了兴趣。

再说了,奈何这不是不高兴吗。陪他出去散心,天经地义!

“没想到啊奈何,我以为你是个典型的好学生。”于半珊故作遗憾。

“所以来不来?”

“来!”

两人笑着击掌,于半珊站在自己宿舍门口,看着白色身影也进了寝室,那挺拔的背影突然让他想起来——奈何好像就是自己进班时刚好走下讲台的人!

“我错过了他的自我介绍。”于半珊想。“呀!我现在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呢。”


------------------------------------------------------------------------------

为什么不让肖奈以真面目示人——我的恶趣味

为什么于半珊不知道肖奈叫什么——我的恶趣味

半珊是个暖萌小天使。

觉得自己的文笔好像出了问题。再读起来有点别扭,对话和叙述都是。正在一遍遍读着改,有谁能指出来怎么回事嘛?求教≧﹏≦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