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言

十年后回头看有没有追上梦想

【肖于】一见钟情2

娱乐圈半au

想存文发现还是存不住wwww,下一章开始走剧情,但很可惜,下一章并不能走完一个剧情……所以这一章我也不知道在讲点什么……我发现了我废话比较多

---------------------------------------------------------------------------------

    “你好,肖奈。”

    “你好,于半珊。”

    在肖父母热切的注视下,肖奈和于半珊尴尬的又握了握手。于半珊觉得这尴尬感真是来的莫名其妙,可能是源于这莫名正式的握手见面礼吧。对面的少年光是外貌就让于半珊十分的有好感,再加上一身出众的气质,于半珊惊异于自己对着对方的冰块脸竟然也莫名感觉十分亲切,还想要主动地去了解他。

    “真是对不起了叔叔阿姨,我来的路上有点堵车,怪我没提前考虑到这些因素,让你们久等了。”跟肖奈打过招呼,于半珊又立马转身再次向肖教授二人道歉,双手合十,语气歉疚不已,眼睛一眨一眨的又透出几分少年人的调皮,诚恳中带点小撒娇的样子最戳长辈的心,且于半珊道出这句解释的感觉,就像彼此并不是第一次见面,而是晚辈对着一个自小疼爱自己的长辈,气氛瞬间就有点不一样了。

    “刚到首都,肯定会有不习惯,这堵车就是小于你第一件需要适应的事情啊。”肖母开心的眼睛弯弯,引着于半珊到桌边坐下。这边肖奈却在于半珊说完话后偷偷低了低头,带点孩子气的撇了撇嘴:父母一时忘了,可他还记得,因为要互相照顾,于半珊临时居所的地址于叔叔可是早就告诉他们了,就在饭店附近,半道用走的也用不了多久的。

    不守时,并惯会讨长辈喜欢的。肖奈评价。

    肖奈在于半珊身旁落座,一面径直取过身边人拆了一半的餐具,一边回了一直咧着嘴的于半珊一个浅浅的笑容。

    倾国倾城的禁欲冷美人。

被惊艳到并胡思乱想的于半珊,此时的表情不知道是惊吓多一点还是惊喜多一点。

    肖奈此时的友好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倒不是说肖奈本身给人的严肃感有多强,而是于半珊刚才明明看见了,他在听到自己解释迟到原因的时候一闪而过的小不满。慌忙从略远离市中心的地方跑过来,于半珊本就有点小不自在,要是自己从父母准备的房子直接过来的话,的确是不会迟到的。以为肖奈对自己迟到的印象十分不好,但——

“还对我笑的这么好看?”于半珊盯着肖奈修长的手指拿起自己的茶杯,在碗里的茶水中滚过一圈,完成了最后一道清洗步骤,最后拿起碟子把茶水倒走。“还帮我洗餐具!”于半珊忽然觉得对方对自己也是充满了亲切感的——莫名其妙,明明看起来是很难亲近的性格。

    肖奈挑眉:“于公子在想什么?”

于半珊看着肖奈端着九分满的茶杯,又往前送了送,他镇定的仿佛自己的出神不曾有过一样接过:“在下多谢肖公子。”边说边不动声色的赶快把自己的餐具移到自己面前。

“不必客气。应家母所说照应你。”肖奈淡淡的说了一句。

    真正到了吃饭的时候,饭桌上倒是寂静无声。肖家传统的食不言的原则,于半珊虽事先不知,但看别人一步自己走一步,不主动挑起话题也就是了。肖夫妇为了不使气氛太僵,也时不时的关心几句,讨论固有,不聊天罢了。

    反而肖奈对身边人的安分有些意外,明明进门时那么活泼的样子。且规矩不死,回国后的第一次接风,两家人的聚餐,热闹些并没有什么,父母必不会不适。但这一顿饭吃到现在都安安静静,和平时的家庭聚餐并无两样,但周围典雅明亮的装潢又隐隐生出些违和感。

    可怕的习惯。肖奈想。

    肖奈端起水喝了一口,就着明亮的灯光堂而皇之的观察于半珊。早就说好了让青年人彼此多一些相处的时间,肖夫妇刚刚离开。

    “败给你了败给你了。”于半珊放下牙签,在肖奈的长久而稳定的视线下他始终不能忽略自身奇怪的感觉,主动开口:“你长得太好看了。我成语不好,就不随便用形容词了。”

    肖奈颔首。“谢谢。你也一样。”

    “你说我好看?”于半珊来了兴致,称呼也变了。“肖奈哥哥,你能告诉我,我是哪儿这么荣幸入了您的眼呐?”

    眼睛。你的眼睛。

一双眼睛就成了一个人。肖奈一直这么想,他没说话,就定定地望进于半珊的眼睛里去。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看了半天那一双黑眼睛,肖奈有点无奈——这扇窗户很好了表达了它的主人真的认为自己很帅——肖奈觉得只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和细碎的灯光闪闪发亮。

    于半珊扑闪扑闪睫毛——这动作在关注着对方眼睛的肖奈眼中无疑也被放大了——他相比肖夫妇还在的时候明显活泛了许多。肖奈半天沉默的动作于半珊并没有领会到精髓,出言打断:“怎么不说话了?哎呀那我先尽我所能形容一下你,肖奈,你帅的我看到你就不想睡觉了。肖奈哥哥,现在能告诉我了?”

    “不能。”肖奈打定主意不告诉对方称呼错了的问题。直接站起身来示意对方准备离开。

    肖奈从手机里翻出于半珊的家庭住址:“我先送你。”

    “不用这么客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于半珊有点赌气。

    “如果有劫匪,他们也会认为你是大学生。”

    “夸我年轻咯?”

    “不是。”

    “大学生怎么了,你大学的时候经常被抢劫啊?”

    肖奈想:那倒没有。然而——“我父母临走时交代的。早晚我都要熟悉去你家的路线,你第一天在首都,既然步行,一起走吧。”

    听着这么正经的解释,于半珊也不好再逆了那么亲切的长辈的好意,何况帅哥同行,多看几眼也是极好的。

    肖奈先走出酒店,回头就着灯光最后清清楚楚的看了一眼于半珊的衣服,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白t牛仔,万年大学生的标配。头发也没有打发胶,软趴趴的。

    可怕的习惯。肖奈想。看着于半珊穿的这么年轻,竟然还是会不控制的想起大学时光。

--------------------------------------------------------------------------------

拿茶水把饭店的碗碟都洗一遍是我在南方见到的习俗。

感谢还记得这篇的小伙伴,鞠躬)

所以肖奈为什么在帝都给半珊搞这个,——可能是他比较无聊,也可能是他最近拍戏用到这个了。囧囧。

ooc请告诉我,我觉得我有时候连肖大神什么性格都搞不懂了…………

评论(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