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言

十年后回头看有没有追上梦想

【肖于】小段子(年龄差系列1)

1.

 【这里是17岁“青色”的于半珊和27岁的肖奈吵架的场合】

cp:肖于,艿芋

年龄差10岁

(年龄差这么大这肯定是个au)

他们就是吵了个架,闹了个别扭

我本来想写几百字的结果写多了w,摇头叹气,感觉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了。

----------------------------------------------------------------------------

“肖奈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四周一瞬间安安静静的,小小的公寓里本就没个别人,于半珊一句赌气的话说完,也立马觉得自己是有些无理取闹。

毕竟,毕竟这一桌他爱吃的饭还是肖奈今天提早赶回家做的,他刚放学回家,就看到肖奈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两人多日不曾好好一起吃饭,本来今天气氛正好,要不是肖奈拒绝了于半珊周末想要出去玩的提议,也不会变得现在这样。

可是,我不过赌气说一句,也不是第一次说,以前他都会哄我的,他怎么今天就不哄我了。

于半珊本来自觉理亏,可突然一想到此处,莫名心里又涌上来些委屈。

作为面临着高考压力的准高三生,本就课业压力不小,外省的大学于半珊考都没考虑过,而本地的大学,只有庆大是个条件都合适的,却也要于半珊的成绩再好一点才稳妥。进入高二以来,于半珊舍弃了很多玩游戏的时间,经常窝在屋里学习,肖奈的公司也恰巧忙碌,两人相处的时间少了很多。最近的一次大考刚结束,于半珊没发挥好,成绩十分的不理想,为两人的未来正烦闷不已。又想起跟肖奈相处的状况,才想着两人增进一下感情。

自己本来一个不在乎成绩的人,成绩本也算好的,为的谁受的这份提心吊胆啊。

想到此处,本来想服个软的人也不说话了。低着头坐在那里,手中的筷子快把米饭戳的不成样子,好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最近知道你课业压力大,特意给你炖了鱼头汤。”肖奈知道小孩儿心里傲着,也不在意,哄哄就是了。给对方盛汤的动作行云流水。

于半珊心里顿时不委屈了,欢快的拿着碗也给肖奈来了一碗。

“多喝点,补脑子。”肖奈说的一本正经,

于半珊也不气,从小被肖奈逗到大,两人明了心意之后,对方这方面只有变本加厉,自己早就适应了,可不会为了这个再有什么不快的。

可是——

“我是没有你聪明啊,每天学的累死了。不像你当初,天天被妹子围着问题,我可是需要问妹子题的那种人。”于半珊扒着饭,又严肃地担忧起了自己的成绩。

肖奈皱了皱眉,想到小时候于半珊听自己讲题时认真的模样。彼时不过七八岁的小孩子,拿着奥数题大晚上跑到肖奈屋子里问问题,灯光下严肃的一张小脸认真的看着题,嘴巴抿的紧紧的,眉头皱的让人心疼,让人只想掐掐那水润润的脸蛋,可爱的没话说。软糯的声音叫起来“肖奈哥哥”,更是让自己招架不住。略长大一点还有中考前夕,十五六的少年,认真的表情没变,解开疑惑后嘴角的笑却更勾人了。

——他去听妹子讲题?不许,于半珊不知,肖奈可清楚,于半珊班里唯一能在成绩上给他点压力的,恰好是个女孩子,暑假来找过于半珊一次,说是还书。于半珊不在,而肖奈又恰巧发现了书页里夹着的电话号码,以至于那个女孩离开公寓时明显的失望他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有问题来问我,我给你讲。”肖奈说道。

“真的呀?公司最近不忙了?”于半珊一听,自是高兴的不行。

“平时我早回来一些还是做得到的,周末你也可以随我去公司。”

俩人聊着聊着就恢复了往日的和谐。于半珊吃的也满足,完了接过肖奈递过的晾的恰好的温水,早就忘了自己之前生气什么:“陪你去公司?不怕我窃取商业机密,我的肖大老板?”

肖奈收拾着碗筷拿去洗,于半珊赶快擦干净桌子,随着肖奈去了厨房。靠在洗手池旁跟他聊天。

“你早就是我公司的人了,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肖奈就之前的问题做了回答。

于半珊有点不服气,怎么说的他吃定了自己一般。虽然肖奈说的也没错,毕竟两人已经在一起了,于半珊将来本就决定好了要去肖奈公司工作的,自肖奈创业初期就经常跟在肖奈身边,在公司帮一些小忙,不过年龄不够,并非正式员工,近来因为课业紧了才许久没去。

“你们公司还是只有贝微微一个女员工吗?”于半珊在一旁洗了个水果,正切着块准备一会儿喂了小奶吃。

“阿爽恐女。我们最初那一代人周围,是没有。”

“苦了一开始就和你一起打拼的兄弟了。”于半珊忍着笑,往肖奈嘴边递了一块苹果。

“刚好,你也不必吃醋,又不理我。”肖奈一笑。于半珊却红了脸,肖奈大学毕业之际,不知有多少女生来向自己仰慕已久的男神表白,明明肖奈从不曾待她们有什么特别,于感情还懵懂的小半珊硬是为此别扭了许久,不肯理他的肖奈哥哥。
只不过当时年幼,不知这情绪,原来就是这“吃醋”二字。

“你想的可好,微微姐我知道,是个很好的人。最近我没去公司,谁知道你……”其实贝微微是肖奈的直系学妹,自毕业后就进了公司工作,知根知底,和肖奈的大学室友丘永侯一样,都是很熟悉的老人了,于半珊从来都知道贝微微优秀,但也从未担心过,毕竟他和肖奈,是从小就在一起相处的,不至于如此不信任这么些年来的情分。

“你何曾见我有过?”肖奈莫名觉得,此时管束他的于半珊也令他十分喜欢。放完了碗碟回身,恰好一块苹果又递到嘴边。肖奈不去咬牙签上的苹果,反而一手握上了于半珊的手,往前进了一步就把另一只手撑在了洗手池边。于半珊被困在台子和肖奈之间,后无可退,面前离得极近的就是肖奈的气息,17岁的于半珊毕竟年轻,27岁的肖奈此情此景表现的仍是一派沉稳,于半珊却慌得不知该怎么办好,想做点什么摆脱这个受制的状况,却又不敢乱动。

于半珊刚试着动了两下,就听肖奈低沉的声音:“别动。”

于半珊乖乖的不动了。

但这样终究很奇怪,于半珊左思右想,找了个话题来说。

“你周末真的不能陪我么?”

在饭桌上面对这个问题时肖奈还冷静,现在却有点烦躁:“这次真不行。额外加班。”

于半珊撇了撇嘴,再次听到这个回答,依旧是不开心:“不是说刚完成一个任务吗?这么久了,还是没空陪我。”

“是完成了,就一点收尾工作,后天就陪你,恩?”肖奈轻轻地在于半珊耳边说,把小年轻撩的耳朵一红。

“就一点收尾工作,非要你亲自去?我就明天有空,后天老师补习,然后又要周一上课了,还正迎来国庆调休,要半个月呢。”于半珊竟接着认真的问起了肖奈这个问题。

“你上完课,我依旧可以陪你。”

“你骗人,我明明记得你上星期说过,九月底要去出差,国庆节也回不来。”于半珊一想,更急了。

“我会提前回来的,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那都是说不准的事儿。说起来我们马上要那么久不见了,你明天真的不能不加班吗?”此时的于半珊其实也还年轻,总觉得那么久的不见是很难忍的,且最近学习,愈有追不上肖奈的失落敢,他急得很,也不懂事的很,此时少见的一次倔强,就是要肖奈明天非要来陪他不可。

也说了不是什么要紧事,为什么不能来陪他呢?

肖奈有点犹豫不决:“我本来是想带着贝微微把这次的工作做完了,她以后就可以自己处理此类工作了。毕竟她以后会有很重要的职位,此类大项目不多得,我还是亲自带她比较放心。”

“美人哥哥他们呢?”

“你知道,他们只负责码代码。”

于半珊听他解释,竟说出了这么个理由。顿时不太高兴:“原来是为了她。你现在觉得她比我重要了?”说着一把推开了肖奈。

于半珊今天于感情已质疑了肖奈三遍,肖奈再怎么理智的人,也有点不耐烦。

“不要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你去陪她啊?你这么快就觉得我无理取闹了,是不是接下来就要喜欢她了?!”

无理取闹四个字,顿时让于半珊觉得与自己的赌输的一塌糊涂,他仍旧并不觉得肖奈真的是看上了贝微微,却觉得两人之间的爱情是不是真的出了问题——肖奈如今已经如此不耐烦他,他已经开始变得不重要了?

肖奈只是一时间没来得及说话,于半珊已跑出了厨房。甚至在两分钟后,从卧室里拎着书包出来,对客厅里的肖奈说了一句“我晚上不一定回来吃饭了”,就离开了家。

而此时,还远远不到下午要上课的时间。

肖奈叹了口气,却也放了点心:还拿着书包,还好,说明这小孩儿没准备逃课。

抬头看看挂钟,时间差不多了,肖奈整理好仪容就准备出门,明天是收尾工作,但是今天下午还有一场跟对方代表的会面,这个会面完了,最近这个工作,才是真正的签订了,办完了。

虽然对没能追出去感到遗憾,但肖奈放心这样,正是因为他坚信,半珊晚上一定会回来的。

晚饭做什么他爱吃的呢?看来今天的晚宴一定要想办法推掉了。

 

 

已经八点了,于半珊还没有回来。

肖奈冷着脸看着餐桌,本来热气腾腾的饭也早已冷掉了。就算于半珊现在回来,热一热,也不会有原来的好吃了。

关键是于半珊现在还没有回来。他会去哪里呢?他的手机并没有关机,可为什么不接呢?他真的生气了?那他今天下午到底有没有去上课?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肖奈真的没有想到,于半珊真的没回来吃完饭。

还是不接自己电话。
肖奈看着再次暗下去的手机,一时拿不定主意,等这次于半珊回来后,是要好好心疼一下他,还是好好教训一下他。

大冬天的,外面这么冷,他还让自己如此担心。

肖奈一秒都没再耽搁,去拿了大衣就准备出门。准备去寻于半珊。
他利索的换了鞋,灯都没关就出了门,临关门时却想起好似忘带了钥匙,一回头却正见着于半珊抱成一团。

就蹲在公寓门边。

头发没乱,衣服没脏,书包还在,手上不见什么伤痕,不像受过什么伤。就是没带围巾,仔细看有点发抖。

肖奈觉得这围巾应该不是被人抢了,因为于半珊出门时好像就见他忘了拿,基本上排除了遇见危险的情况,肖奈慢慢的蹲下来,伸手圈住了于半珊。

“这样还冷么?”肖奈轻轻蹭了蹭于半珊的头发,温柔的问他。

于半珊还没抬头,声音有点闷闷的:“还有一点。”

肖奈又把他抱的更紧了一些。

“那我们回家里去,好不好?”

 

一分钟后,于半珊红着脸站在客厅,看着肖奈忙前忙后的热饭,为自己这次不成功的离家出走表示感慨。

 

饭桌上,肖奈看着于半珊白白净净的一张小脸,觉得确认了脸也没有被打,更放心了一点,但紧接着又问:“身上有伤么?让我看看?”说着伸手就去撩于半珊的袖子。屋里暖气足,两人都只穿了薄薄一件长袖。

于半珊挣了挣,又不太敢挣。自知今天做的有些过分了,也不知道肖奈要怎样。

“我没事儿。我也没去别的地方。就在门外。”

看来这小孩儿估计就是在院里等到自己回家,就到了家门口蹲着。肖奈对于他的这个行为觉得好气又好笑:“为什么不接电话?”

于半珊搅着粥,慢慢地回答:“接了——你不就发现我在门外了吗。”

“记得躲着我,你不接电话我会着急你就不记得了?”肖奈深觉不好的风气不能助长。

“也没有啊,我都决定了,八点以后,你再打来,我就敲门回家的。”谁知你出来了。

“我没接,是心里还有点没想明白,中午生气是我的不对,我也知道你没做错什么。可是,或许是我最近学习压力有点大,想的有点多,我中午那会儿,是真觉得赶不上你了。”

“我和你之间,不说差着十岁这一道,你的优秀,我从来也达不到。为了大学不给你丢脸,也不因为要去外省而和你分开,我最近已经很努力了。”

“对不起,肖奈哥哥,是我错了。”

看着于半珊头都要低到碗里去了,语气放的软软的,还拿了“肖奈哥哥”四个字来认错,肖奈早被他说的没有办法,说:“我知道。我何须你追?只是我不放心,你到底有没有出什么事……”

“你不生气了?”于半珊一双眼睛亮亮的。

“不生气。半珊,我担心你还来不及。”肖奈觉得自己真是拿着个小祖宗一点办法也没有,小时候是,长大了更甚。他犯错他帮他担,他捣蛋他替他收拾摊子,他追女孩子他帮她出主意,尽管都是馊主意,但从小他就喜欢他,从小就等着他长大。

最近也知道于半珊忙着课业,不比以前随意吃豆腐,调戏小孩儿的时候。肖奈是想他,又不能打扰他,不敢一直见着他,在家里把自己憋屈的没法儿,才借工作的原因多待在了公司。早知如此,自己再怎么忍,也不如多在家里陪陪他。

其实半珊不必担心追不上自己,因为肖奈也担心等不到于半珊,半珊他那么年轻,是自己早早的拐了他,他才没空去注意别的什么人。肖奈怕哪一天于半珊发现别人的好,不再觉得肖奈是全天下最好的人了。

“半珊,过来。”肖奈放下了筷子,开口替对面一脸提心吊胆的人驱除了最后一点不安。

看着少年飞快的扑过来抱着自己,彼时的肖奈比于半珊高了那么几厘米,他低下头在他耳边说:“半珊,叫一声肖奈哥哥。”

于半珊乖乖道:“肖奈哥哥。”

“嗯。”肖奈答应了一声。又说:

“半珊,快点长大。”

肖奈低沉的声音仿佛是在诱人犯罪:“半珊,我等你的18岁,已经等了太久了。”

“你好好想想,到时候该怎么补偿我。”

 -------------------------------------------------------------------------

大神的意思是,他现在在修自动控制系,等到小于同学18了,再……恩。大神辛苦。

嘻嘻嘻嘻,其实我还很钟意19肖奈和29于半珊这一对。于哥哥/叔叔,被养的小崽子大神反扑了

评论(31)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