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言

十年后回头看有没有追上梦想

【肖于】正如我喜欢你

瞎起名字系列——短,已完结,是甜的小段子吗?或许是吧

没什么背景,大概可以算作原著背景。

--------------------------------------------------------------------------------

0.1

 

有时候很多念头的出现的确很没道理。

 

就像你在小学课堂上,刚抓着铅笔仔仔细细在课本上画出歪歪扭扭的直线标记老师布置抄写5遍的单词。这一课的词挺少的,你很开心的想着今晚可以早点写完作业出去玩,抬头就看到坐你前桌的女生正扭头跟她的同桌说话,乌黑乌黑的长马尾在你眼前一晃一晃,你突然就像每个调皮的男孩子一样伸手拽上去。

 

 

已经大学的于半珊在伸出手前没想到自己这么做的理由,但脑海里没由来的回忆起了小学四年级的这一幕:他拽了并不相熟的前桌女孩子的发辫,然后被一本书狠狠地拍在了头上。

 

虽然他跟肖奈关系已经很熟了,肖奈这素来端庄的人断然也不会顺手拿起他手边那本——同样学计算机的于半珊也不一定看得懂的——厚厚的编程高级教程拍在他的头上,于半珊还是不能确定肖奈会做出什么反应。毕竟老三是个切开黑是寝室里所有人都认识到的事实。

 

十月,天气渐凉。下午四点正是容易昏昏欲睡的时间段,更何况是在容纳200人的大教室里上的通识课。于半珊靠着墙支着手臂,面前摊开的草稿纸上涂了几句歌词,几笔程序,凌乱的覆盖在之前背诵时抄写的英语单词上。

他很无聊,指尖一下下点着桌面,扭头去看身边的肖奈。本来是看了两三年的完美神级侧颜了,于半珊也没什么新的想法,但肖奈突然从靠着的椅背上直起身来,拿起了笔开始记老师ppt上展示的新一轮重点,他干净熨帖的白衬衫在他直起身的过程中轻轻晃了一下,在一瞬间服帖在肖奈的腰线上,勾勒出了形状。于半珊一瞬间觉得很好看,于是伸手去戳。

 

于半珊戳上去的一瞬间感受到了肖奈身体突然的绷紧,他赶快扭头去看肖奈的表情,同时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肖奈手里笔还没停,侧头瞥了他一眼,竟然什么都没说,又继续记笔记了。

 

于半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同时心里略有些沾沾自喜,又有点跃跃欲试。肖奈这个既在情理之中,又在预料之外的反应在于半珊眼里变得十分新奇。

 

时间又过去了几分钟,通识课的老师还是讲的那么无聊,窗边的云彩还是那么好看,于半珊再次放下了在草稿纸上胡乱涂鸦的中性笔,小心翼翼的把放在肖奈桌子左上角的编程书移到自己的左边,确保肖奈无法直接拿到它,然后伸出手拽了一下肖奈衬衫的后领,把一点不平整的地方拉直了。然后对着再次看过来的肖奈,语气特别认真的说了一句:

“这课好无聊啊。肖奈,我发现你衣领那里折进去了,我帮你整出来哈。”

 

这个秋日的下午,气氛正好。无聊的于半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就是仗着跟肖奈关系好,脑子里想起什么,立马就做了。

 

而且他发现,肖奈今天好像比前几天都更帅了一点。

 

 

 

1.1

 

肖奈觉得今天过得跟以往都不太一样,这种感觉主要来自于于半珊。

 

本来就是在学期初被于半珊死拉硬拽非要一起报的专业通识课,对方忧心忡忡说要选一节课是为了到时候期末有笔记可看。肖奈是没什么所谓的,看于半珊摩拳擦掌的准备说服自己,陪自己晨跑,帮自己在图书馆占座,积极整理寝室卫生,肖奈最后可能是被感动了,就答应了于半珊。

虽然以上那些活动他本来就不需要人陪。

 

这课以老师宽松不轻易挂人出名,但肖奈本着严肃认真的学习态度,在课上还是会好好记笔记,所以当于半珊微凉的手指戳上自己腰间的时候,他是一点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动作着实亲密了点,怕是肖奈都想不起来上次有人对他这么做什么时候。他着实吃了一惊,抬头看向于半珊的时候,对方弯了一双眼睛,里面很灵动的闪烁着一些光,微抿的嘴角透露出些许紧张,但整个人的动作又显得十分自然,一点不像恶作剧的样子。

肖奈并不十分怕痒,但刚才被突然一戳还是差点没控制住自己发出什么声音,但他看到于半珊的眼睫突然颤动了两下后,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没什么所谓的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笔记上。反正他在扭头之前也没想好要说些什么。

 

几分钟后,肖奈还是略微有些烦躁。他脑海里反复出现刚刚随着于半珊眨眼上下扇动的睫毛,他们有一个好看的弧度,颤动着刷过肖奈脑中的海马体,然后通过敏感的神经将那种痒痒的感觉一直传递到胸口的某个位置。

他皱着眉分了一点注意力给坐在他左边的于半珊,发现对方正小心翼翼的搬动自己的编程书。

 

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被对方又“动手动脚”的感觉跟之前大不相同。肖奈这次很好的控制了自己,在感觉到后颈那片干燥的皮肤碰触到于半珊温软的手指时,没有紧张也没被吓到,只是因为注意力提前集中在了那一片,所以仿佛被于半珊碰触过的地方发热了好久。

秋风吹过肖奈后颈的皮肤,缓解了异样,有一丝舒爽的感觉。

 

 

在下课之后,肖奈隐隐有些后悔课堂上因为无聊而对于半珊的行为太过放纵。

“肖奈,你是不是最近变白了?”

“肖奈,我觉得你最近长高了。”

“肖奈哥哥,我觉得你今天变得更帅气了!”

……

这就是你今天视线过久并且过于炙热的停留在我身上的理由?肖奈觉得,于半珊怕是真的太无聊了。

 

 

2.

 

从那天过后,于半珊的小动作越来越多了。本来只是好好的叫肖奈的名字,现在要在叫名字之前先拽一拽肖奈的衣袖;本来篮球比赛赢了之后正常的庆祝,于半珊要在更衣室凑过来摸一把肖奈的腹肌赞叹一句然后飞快的躲到丘永侯那边;本来是大家照例感慨肖奈在游戏里逆天的神操作,于半珊会过来举起肖奈的手,用自己的手指一根根点过肖奈的手指一幅羡慕的神情。

都是些很正常的动作。就是让人感觉被触碰的地方有点痒。肖奈又一次盯着于半珊欢快的拿着自己笔记复习的头顶发旋儿,再一次把这一段时间的这些情况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然后得出结论,告诉自己接受这些行为并没什么不正常的,那些特殊的感觉可能只是不习惯而已。

被手指戳过的地方有点会绵延的痒,被手掌放过,被胳膊搭过的地方会热的有点过分,导致连于半珊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都会不自觉的分注意给他,因为不知道他接下来又会做什么,尽管如此,肖奈从来没打算告诉对方自己不喜欢,希望对方停止这样。

 

郝眉和丘永侯在一次于半珊搂过肖奈肩膀的时候受到了惊吓,待肖奈出了门,拽过于半珊问他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于半珊很疑惑。“我没听懂你们问什么。”

“问你刚刚啊,搂着老三的肩膀。”

“恩,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就这啊,还不够不正常吗?”

“有什么不正常的?”于半珊没懂。“我们仨不是经常也这样吗?”

丘永侯愣了一下:“你这么说倒也没错……”

于半珊自然的搂过了丘永侯的肩膀,拍了一下对面的郝眉的脑袋,然后出门扬长而去。

郝眉捂着脑袋跳起来:“于半珊你竟然拍我的脑袋!你就是不正常!”

“对啊。”丘永侯抱臂看着刚被于半珊关上的寝室门,“但是……那是肖奈啊。”

 

 

“郝眉,你说于半珊现在敢拍肖奈的脑袋吗?”

“哼,说不定真敢呢。然后拍完就被肖奈整呗。”

 

 

然而于半珊现在还是不敢拍肖奈的脑袋的。这一点郝眉判断错了。除此之外,郝眉另一点也判断错了——如果于半珊敢拍肖奈的脑袋,肖奈也是不会在事后整他的。除非那一下拍的太大力,拍出了使用新华字典的效果。

 

因为确实有什么不一样了。那些动作可能正常,可能不正常,但是肖奈在明亮的路灯下意识到,不管那些动作他该不该自然的接受,他最近反复的回想起那些微小的瞬间,就已经不正常了。

有什么悄悄发生改变了。

但是于半珊知道不知道呢?

或许是那届通识课肖奈的白衬衫的确太美好,就像现在于半珊的鼻梁上架了一副新买的金丝眼镜,的的确确是有点特殊,有点不同以往,有点美好的。

两人正走在去小卖部的路上。于半珊说到了什么他感兴趣的话题,手舞足蹈,正兴奋的往前跳了一步,扭过身来张开双臂比划着什么,整个人笑开了。肖奈还站在路灯下,于半珊已经站在月光里。于半珊从肖奈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肖奈在于半珊的眼睛里看到了细碎的银色月光在浮动。

肖奈打断了于半珊的话,开口就问:“今晚天色怎样?”

于半珊看着往前跨了一步贴到自己跟前的肖奈,虽然因为背光看不清脸色的神色,可是他听出来肖奈的语调是上扬的,脸上仿佛也是带着笑意的。

他能感觉的到。

他能感觉得到肖奈在笑,他也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很快。

于半珊在电光火石间反应了过来:“今晚的月色很美。”

肖奈伸手扶了一下于半珊的镜框。

“新买的眼镜挺好看的。你还习惯吗?”

“合适吗?那就好,不过是有点不习惯……”于半珊皱了皱鼻子,金丝边眼镜在肖奈的眼皮底下上下动了动,肖奈听了于半珊的回答,手指往上一挑就勾起了于半珊的眼镜,很快的拿了下来。

于半珊最近的确有一点小近视,眼镜被突然取下,不适应的眨了眨眼,却在眨了一半之后眼皮颤动了两下,最终还是没有再度睁开。

肖奈轻柔的亲了一下于半珊的眼睛,然后往下低头去寻,准确的亲上了于半珊。

 

“你不是说我帅吗。”肖奈的声音带着点笑意:“不睁眼看看我吗。”

于半珊抬手狠狠的挠了一下肖奈的腰侧,被放开后笑的有点开心。

 

 

1.2

 

肖奈其实很奇怪于半珊为什么会知道夏目漱石的那句话。

“我还考虑了两秒我要是会错意了怎么办。”

“什么?”

于半珊微微表现出疑惑的表情:“什么夏目漱石?”

肖奈:“……”

 

于半珊回想起那天晚上,恍然发现自己好像欠肖奈一个告白,立刻郑重的说:“肖奈,我补一句,我喜欢你。”

 

事后丘永侯听说了这件事,表示于半珊一个标准的理工技术宅肯定不认识夏目漱石。他实在很想拍拍肖奈的肩膀,说:“所以你没被当登徒子打一巴掌也就是于半珊傻。”

但是他不敢。

 

 

0.2

 

于半珊觉得动手动脚一点都不好,这个习惯要不得。

有点危险。

他常常试图批评教育肖奈,毕竟有些他跟郝眉做起来毫无障碍的动作,当面对肖奈时,就感觉哪儿哪儿都不对劲。

为此,肖奈很淡然的回应了:“不能做吗?你跟别人都可以,跟男朋友反而不行?”

肖奈好心提醒:“没这样的道理。”

 

可是明明,就是有什么不一样啊。

怎么可以一概而论呢。

 

 

 

 

2.2

 

就是有什么不一样,就跟现在我想抱你一样,的确发生了,或许也没什么道理。

或许道理就是我爱你。

 

-----------------------------------------------------------------------------

或许,这样的大家还喜欢吗?

没更连载,是因为会突然就有一些像写的东西。

标的数字不是代表时间顺序,或许可以算作角度把。

评论(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