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言

十年后回头看有没有追上梦想

【肖于】皆不及你我

说的是写全国卷跟2035有个约,但是没约上哈哈哈

但是是按照这个思路来写的,来交卷了。

大家如果觉得前面没意思,建议可以直接翻到标号三四的看。em。。。前面也很短,还好吧hhhh

----------------------------------------------------------------------------

1.

两年前的于半珊有个梦想——娶个富婆,然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想想就美好。”大一的于半珊满脸憧憬的说出了自己的愿望,一旁的郝眉十分不理解。

“愚公你就这点出息??”

丘永侯显然更冷静一点,他语气沉重的说:“愚公你这志向吧,还可以,就是有点……太远大了。我看美人儿这款可能更招富婆喜欢,肖奈你说是不是?”

“恩。”

肖奈坐在窗边看书,头都没抬。直到听到那边于半珊惨兮兮的捶胸顿足整得他心烦,才合上书,补了一句:

“愚公,你还是有机会的。”


一语中的。

 

 

2.

一年后。

大二的于半珊还是没有放弃这个人生理想。

“找个富婆,从此走上人生巅峰——长得帅的钻石王老五勉强也凑合,黄金的不行。”

这个时候,月月为生计所迫的郝眉对于半珊此话已深以为然。天天在图书馆和教学楼之间奔波的丘永侯也把手中的学习资料往前一推,仰天长啸:

“好想少奋斗二十年啊啊啊啊啊!”

肖奈从书包里掏出自己的课堂笔记扔到于半珊面前,又把一式三份的资料递给三人一人一份。于半珊翻开装订规整的A4纸第一页,惊呼出声。

“建立致一科技公司企划书??!”

肖奈点头:“嗯。一起来?”

 

 

3.

大三的时候,于半珊面对郝眉和丘永侯,抽着鼻子,还没完全从车祸中镇定下来,红着眼眶发誓。

“我于半珊,生是肖奈的人,死是肖奈的鬼,一辈子跟着他混了。”

 

给肖奈送完饭,于半珊离开病房,转身就扑到丘永侯的肩膀上,伤感了一番。

“行了,猴子,我此生跟富婆无缘了。”

丘永侯看着于半珊悲伤的小脸,不解。

“怎么了?”

“我这辈子都发誓为了老三上刀山下火海,做牛做马给他打工了,找了富婆我怕我泄露商业机密。”

丘永侯略带可惜的拍了拍于半珊的肩膀,象征性地为他还没实现就逝去的年轻时的梦想哀悼了两秒,然后本着人文主义关怀,绞尽脑汁想安慰一下宿舍老大。

“那个……你都这么说了,老三这人大家都清楚,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你说得对。我既然跟着老三吃香的喝辣的,我的富婆就交给你了,猴子。”于半珊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捶了一下丘永侯的胸口。

丘永侯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

 

 

4.

大四的一个秋风飒爽的夜晚,致一科技顶层的几件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于半珊,郝眉,丘永侯正披着被单坐在阿爽的简易床铺上围了一个圈。

秉烛夜谈。


“我们要不要搞几支蜡烛?”

“然后关灯?”

“那蜡烛谁去买?”

“我不去。”

“我也不想去。”

“提议作废。”

于半珊打个手势,又紧了紧身上裹着的小被子,示意大家赶紧进入正题。

这群二十刚出头的小年轻在寝室里就喜欢这样,晚上睡觉时一定要开着偏低的空调,在空调房里裹紧自己的小被子——区别只在于有人穿着睡衣裹,有人直接裹。然后有一次直接裹着小被子的于半珊凌晨三点起夜,正在倒水的时候背后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肯定是刚应酬回来的肖奈,于半珊面对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心中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所以氛围如此合适的时候,我们三个坐在这里,竟然不是在讨论妹子?”

“打斗地主怎么样?”郝眉提议,被愁眉苦脸抱怨的丘永侯瞬间驳回。

郝眉不服气的哼哼两声:“那怎么,谈谈理想谈谈哲学?”

“我觉得还行。”

“我可去你的吧愚公。”丘永侯嫌弃了一把出声附和的于半珊。

“还谈人生?谈理想?你的人生呢?你的理想呢?”

“重点是,你的富婆呢?你的model妹子呢?”一旁的郝眉好心补充。

“我觉得人生不能老是想着走捷径。”于半珊苦口婆心:“我觉得没有富婆还是能过的很好的。”

“借口。”

“逃避。”

“虚情假意。”

“得了肖奈还卖乖。”丘永侯盖棺定论,终于受不了似的站起身来驱赶于半珊,提溜着被子的一个角妄图把于半珊拉起来。

于半珊誓死挣扎,无果,最终躺倒在床铺上拽着被子,像仓鼠抱着颗圆滚滚的栗子,手脚并用。

“愚公你赶紧回你那地儿去。我和郝眉要开始讨论少年话题了。”

“别呀,”于半珊眨巴眨巴眼睛,“我也可以讨论的。”

“不可以。”郝眉和丘永侯大惊失色。

“想知道今年校花排行榜前十的妹子都有谁吗?”

“想知道近年的毕业舞会上谁是最受男生欢迎的舞伴吗?”

郝眉和丘永侯一唱一和,说话间已把于半珊推攘到了肖奈办公室的门前。

“您的铺盖已经一年没有从肖奈的办公室里搬出来过了吧?”

“帮主夫人,为了我的年终奖,以上那些问题,你就别想着跟我们讨论了。”

丘永侯敲了三下肖奈办公室的门,然后拉着郝眉呵呵呵冷笑着飘远了。


“半珊?”门内隐约传来肖奈的声音。

于半珊推门进去,肖奈正端坐在办公桌前,抬头看到是于半珊进来了,复又低头去工作。于半珊走到肖奈旁边,拿起他右手边的杯子,自己出去前给肖奈泡的热咖啡只被动了几口,现在一团黑乎乎不再冒一丝热气的东西让于半珊看了就胃痛,哼了一声就拿走全部倒掉。几分钟后,于半珊端着杯子重新放到肖奈的右手边。

是热牛奶。

看着肖奈拿起来喝了,于半珊终于露出点微笑。肖奈几口喝完了,笑意盈盈的把杯子递还给于半珊。

“跟他们闹腾完了,困了?”

“还不是怕耽误你工作,我自己又待着无聊。今晚又要通宵吗?”于半珊盘腿坐在自己的床铺上,支着脑袋问肖奈。

“不用。马上就好了。”

于半珊撇撇嘴:“你的马上可别又是一两个小时。”

“就五分钟。”肖奈的笑内敛又张狂,对着于半珊时带了难得的温柔,于半珊却又能从他眼里看到自信飞扬,少年豪气。

 

于半珊就坐在一边看着肖奈工作,。

 

“让你无聊,倒是为夫我的错。下次不会了。”临睡前,肖奈看着于半珊说。

 

 

 

5.

 

谁也没想到,数年后真的找了个富婆结婚的,是丘永侯。

多年的纠纠缠缠拉拉扯扯,丘永侯和孟逸然最终还是修成正果,在丘永侯博士毕业后举行了婚礼。

“我觉得咱们寝室还是蛮有效率的。”西装革履的郝眉拉着同样正装出席的于半珊在一旁唠嗑。

“这毕业五年内全部解决了啊。猴子还读了个博士,还能娶到白富美!厉害厉害,社会社会。”

“你的KO也不差啊。”

“你的肖奈更不差啊。”

两个人相视一笑,手里的瓜子嗑的更为欢快了。

婚礼中某些需要同学朋友出席的环节,丘永侯拉了肖奈和KO去参加,此刻他们两人正一起在台上跟司仪一起见证丘永侯的人生大事,于半珊跟郝眉坐在最近的观众席上啪啪啪鼓掌,十分起兴。

待到丘永侯来这一桌敬酒的时候,少不得被以创业伙伴加大学室友的名义被灌了好几杯,一旁换了旗袍的孟逸然脸颊上已染了些许嫣红,几个人又是从大学时就知根知底的,孟逸然也不知道该不该劝一下,最终还是甄少祥以伴郎的身份出来挡酒,于半珊和郝眉才放了他们过去。

 

这一对新人在簇拥下去往下一桌之后,于半珊仰头一口气喝掉了杯中的白酒。

为了致一科技打拼这么多年,这么点酒根本不算什么,就连郝眉都能眉头不皱的喝下,罔论经常跟肖奈出面应酬的于半珊。

或许是见证了最后一位室友最终的归属,在结婚现场这样的隆重场合,于半珊少不得情绪激动了些,喝下第二杯酒的时候就呛住了,低身咳了两下。

肖奈赶快过去扶住,伸手在于半珊后背顺了两下。

“怎么喝这么急。还好吗?”

“没事没事。就呛了一下而已。”

于半珊看起来有点醉了,肖奈跟他在桌子边坐下。肖奈伸手扳着于半珊的肩膀,让他舒舒服服的靠在自己的身上,低头去看人怎么样了。

人清明的很。

于半珊一双眼睛明亮的很,笑嘻嘻的唤了一声肖奈的名字。

 

“不离不弃,永结同心。”

结婚证是一个本子。两个人是一段未来。

“万事皆不及你我,”

“白头一世情。”

婚戒相撞,呯的一声响的清脆。天蓝地远,山高水长。


-------------------------------------------------------------------------

我又夹带私货了,给读者们么么哒。

感谢每个评论喜欢推荐的小天使。真心地。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