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言

十年后回头看有没有追上梦想

【肖于】一见钟情18

娱乐圈au

半珊总要拿出点不一般的行动力。要摊牌?

---------------------------------------------------------------------------------


“怎么样?”于半珊摇了摇脑袋,颇为得意,“口感可以吧?要说味道,这可是用了甄大少爷特供的手工上品糖桂花,我尝过的,甜味很适合。”

“愚公当真是心灵手巧,”郝眉竖起大拇指,“贤妻良母。”

“原材料很难得吗?”肖奈插进来一句问道。

“还好吧。”于半珊如实说道。只是上品的糖桂花和藕粉做起来会好吃不腻,甄少祥上次从江浙出差回来,带一两罐也不是难事。“我看甄少祥去哪里出差,就让他带过几次当地的特产,上次我没提,他从江浙就自己挑了这个带回来,刚巧可以做,我就做了。会好吃一点。”

“肖奈你别见愚公回中国不久,也没怎么出去旅过游,但他见识过的东西可不少。”郝眉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补充道,“他家里特产特供可多了,别说这江浙老巷子里的百年手工老字号糖桂花了,还有福建不知道哪座山腰上的祖传小店里买的特色花茶,内蒙最誉盛名的风干牛肉,都是经典中的经典,还是最好吃又最难排队的那种。”

肖奈意味深长的看着于半珊,觉得自己可能错估了他和甄少祥两人之间的关系。

“说的我跟祖国的大好河山多脱节似的,”于半珊越听越不对劲儿,“我也就在国外呆了几年,还算是个土生土长的炎黄子孙啊,什么叫——‘别见我回中国不久又没怎么出去过旅游但是见识过的东西竟然不少’?”

“重点是难得啊。你家的那些都是Local中的local。”郝眉谈起吃得来可是兴奋,“就算你十几岁的时候去内蒙古牵过羊,五六岁的时候去趵突泉边玩水花,你那时候知道哪里卖你这罐糖桂花吗?”

于半珊反思,一脸真诚。“我现在也不知道。”

“甄大少是你的眼。”郝眉勤勤恳恳的指点于半珊,“没有他,你于半珊对于吃食的糙汉程度可能跟丘永侯有的一比,煮米饭都夹生。”

于半珊笑了笑,想说才不是这样的,甄少祥送东西也不过从留学时期才开始的事儿,家里的那些特产更是回国后才有,自己这手厨艺是跟肖伯母身边蹭来的,也不是因为自己嘴刁,再往深点说,怕更是因为肖奈嘴刁。

“才不……唔。”于半珊刚开口说了两个字,就披头罩脸落下来一件衣服,正是肖奈从小套房里早就拿出来的。

“饭也吃完了,你什么时候冷了就穿上。”

于半珊把头上的衣服拿下来,惊喜的谢了肖奈,立马就套上了。

“啊抱歉啊愚公,我刚回来的时候满头大汗就开了空调。忘关了。”郝眉略有些抱歉,像自己这样大秋天开16度的的确不常见,今天难得的出了太阳,搞得办公室里竟比室外还凉了两分。

“没关系没关系,不太冷的。”

“你自己习惯不好别祸害别人,”肖奈刚才已经站了起来,现在又摁着于半珊的椅子转了半个圈,让他椅背冲着空调,自己挑了挑眉对郝眉说,“一头热汗就开空调,郝眉你请病假前记得先把工作交代好。”

肖奈说了这些就进屋了,于半珊左脚点地轻巧的又使劲转了回来面对郝眉,窝在真皮黑沙发椅里比了个耶。

 

给了衣服后肖奈就休息去了,肖家父母没有联系到,于半珊收拾收拾餐具就直接拿回自己家,郝眉转过去玩手机了也丝毫没察觉,于半珊悄悄往衣领里缩了缩,虽说肖奈的衣服清清爽爽的没什么味道,他还是眯着眼睛笑开了花,未打发胶的黑发在后脑勺随着动作一跳一跳的,展示了其主人无与伦比的好心情。

 

于半珊收拾好东西后一手拎着,再拿过帽子戴上,在出门前又走到了郝眉的办公桌前,伸手敲了敲郝眉面前的桌面。

郝眉正埋头玩着手机,跟ko聊天,听见声音头也没抬,就稍微扭了两下示意于半珊有事儿直说。于半珊也不介意,一只胳膊撑在办公桌上,俯下身来盯着郝眉头顶的璇儿,径自开口。

“我喜欢肖奈。”

“谁喜欢肖奈?”郝眉手指不停,在26键上敲击如飞,一边重复了一半于半珊的话,这才觉得不对劲。他刷的抬头,视野正中,于半珊正支着脑袋,好整以暇的盯着他看。

“谁喜欢肖奈?”郝眉嘴角一抽又问了一遍。

“我。”

“你喜欢谁?”

“肖奈。”

郝眉问什么,于半珊就答什么,头一点一点的显得特别无辜纯真。

“你什么意思?”

于半珊眨巴眨巴眼睛,看郝眉好似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就直起身来大爷似的靠在办公桌上。抬手给了郝眉一个弹脑门。

“我每次带来的东西,你少吃点啊。今天的藕粉桂花糖糕你吃了一半。虽说只是点心,那也是对肖奈有养胃的小作用的。我给甄少祥也做了一点藕粉桂花糖糕当做回礼后,那一小罐糖桂花本来剩的就不多了。”

“你要不要这么小气!!”郝眉惊了,“就几块糕点养什么胃啊!你至于吗你!”声音不自觉的有点拔高。

“除了糕点,别的你也没少蹭。”于半珊语气中带了几分嫌弃,眼疾手快捂住了郝眉即将出口的抗议。随即又抿了抿嘴,收回手来说道:

“总归是暗恋者的一点心意啊一点心意。”末了又眨眨眼。

郝眉的思维总算被“暗恋者”三个字扯回到正题上来了,他思索了两秒正要开口,于半珊已经起身离开办公桌旁,走到了门边。

“还要谢谢你刚才没直接叫出声来引起肖奈注意啊。看来美人儿你对这个消息也不怎么吃惊嘛。”

他抢在郝眉之前开口,说完就反应极快的关了门,把郝眉的一肚子话关在了门里。

“喂,愚公你……”

郝眉只来得及喊了个名字,他悻悻的收回指向门口的手。

肖奈套间的门又在这时打开了。肖奈显然未曾入睡,白衬衫依旧没有一丝褶皱。

“刚才有什么事吗?”肖奈言简意赅,四下环顾一周,“半珊是刚走?”

“没啥事儿。肖奈你快点去休息吧,晚上还有活动。愚公……”郝眉嘴里打了个绊,立马又反应极快的接上了,“愚公刚也被丘永侯打电话叫走了。”

肖奈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就回去休息了。郝眉盯着那扇门完全紧闭,才又靠回到座椅上,不知怎么的,长舒了一口气。

他一手撑着头,手指毫无规则的敲击着椅背,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一分钟后,他终于抬起眼来看向于半珊刚刚关上的那扇门,咬牙切齿的说:

“行吧,看在你还在暗恋里挣扎的份上,就先放过你了。”



自从跟郝眉——用于半珊的话说是“暗通款曲”后,于半珊在“可这劲儿对肖奈好”这件事上是愈发的如鱼得水。曾经的计算机系高材生用严密的逻辑夹带感情进行推算,最后决定从自己这儿发出去的十足十的爱心要三七分,这“三分”就交给郝眉去不动声色做成偶然。

这样会比较自然一点。

于半珊拍案决定。当然了,他才不会把所有的都做的那么润物细无声。留给自己的那七分大概就是比郝眉之流多出一分,丘永侯之流多出两分的程度,满足自己在肖奈心中地位的小私心,也是刚刚好。

 

于半珊每天的心情都非常好,对于肖奈的任何绯闻也基本上没有任何担忧,因为他了解肖奈,他看得出来,肖奈不喜欢其中的任何一个。

 


“于半珊!”丘永侯的声音从客厅传来,“甄少祥他……”

“欸欸我知道我知道,他跟我说了。”刚洗完澡的于半珊套着件卫衣走出卧室,“不过最近没空啊,你知道的,上次答应了郝眉去肖奈那档真人秀生活类节目里做临时嘉宾。”

“那不是明天早上出发的吗?”

“我现在去郝眉那里再拿点肖奈忘带的东西,明天要一起带过去的。我跟甄少祥说过了。你今天晚上要不要也一起来?”

 

丘永侯还是开着车跟与半珊一起到了郝眉那里,无奈的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抱臂靠在一旁,眼看着于半珊的行李越收拾越大,忍不住出口吐槽。

“都快冬天了,于半珊,你还带什么花露水啊?”

“驱蚊提神。风油精轻易不给肖奈用的。”

“你带这么多酱允许的吗?”丘永侯指着各种做饭工具问郝眉,见对方点了点头,不禁头更痛了。“你还真是尽心尽力的去那里帮肖奈改善生活。”

“飞行嘉宾的福利嘛,总不能浪费了。”

郝眉这时候插进来一句:“除了睡眠条件,倒真的什么都改善了——他俩只有一张床可睡,而且环境差到绝对不会有人想要打地铺。”

“要不是这个原因,猴子你以为为什么肖奈和美人儿专门来找到我呢?”

于半珊颠了颠手里的行李,颇为满意。



----------------------------------------------------------------------------

下一章肖奈就会戏份比较多啦。两边要同时展开。

如果我没有太多废话的话hhhh

字数还良心吗?星星眼。

恩,坏消息就是,——我不会写那个真人秀两人怎么睡一张床啦。毕竟肖于都很熟了对不对?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