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言

十年后回头看有没有追上梦想

【肖于】公子别闹(中)

娱乐圈au

影帝肖奈x富二代娱乐圈新人于半珊

我都不知道我都写了点什么

--------------------------------------------------------------------------------

晚会开始了,于半珊却并没能向自己最初预计的那样一开始就溜到会场另一边的席位去找肖奈。此时的他正——用郝眉的话说就是“假模假样假正经”——跟一群叔叔伯伯喝第三杯敬酒。

来自三方势力的压迫导致我必须在这里喝下第四杯酒。苦哈哈的于半珊再次仰头一口闷。没办法,于爸爸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件事,兴致勃勃的打电话过来嘱咐儿子跟某某某,某某某等好好喝一喝,替自家老爸跟人家问个好,“这些叔叔伯伯都是小时候抱过你的,你爸爸我最近几年没事儿还跟他们一起打高尔夫,你好久不回来,这次既然撞上了就好好卖个乖……”

郝眉也阴测测的打电话告诉于半珊,酒会后半程才准跑去找肖奈,把那些致辞啊都等过去了,媒体设备关的差不多了,大家都差不多开吃了没什么好拍的了,才准乱跑,以降低风险。

肖奈呢?肖奈在一旁抱臂看着于半珊接了这两个电话后也丝毫没有出言解救的意思(从于半珊的角度来说),不支持就已经代表了肖奈的反对了。


于半珊坐在车里,开始认命的查看于爸爸的秘书发到自己邮箱里的人物资料。

肖奈:“挺用功的。”

于半珊抬头转了两圈脖子放松一下,继续埋头看手机进行记忆:“这不用功我也不敢呀,一两句话之间万一毁了我们家成万上亿的项目,我可就真成败家子了。”

肖奈:“觉悟不错。要不要给你点奖励?”

听到这里于半珊充满惊喜的抬起头,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向肖奈,看的肖奈忍不住上手揉了揉于半珊的头发,于半珊还颇为乖觉的往肖奈手心里蹭了蹭,“要啊要啊,又有什么好东西送给我吗?”

“恩。”肖奈应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前排副驾驶座位上助理的肩膀,示意对方把东西递给自己。“专门为你准备的,你现在应该正用得着。”

于半珊眼睁睁看着肖奈递到自己手里一个Pad。

肖奈心情颇好的拉起于半珊放在一旁的手,熟练的拿他的食指开了锁,然后又点了几处地方,调出来一个文档,同时对于半珊说:“这个iPad也已经录入了你的指纹了,我今天在你午睡小憩时突然想起来录的,刚才试了试效果还不错。密码跟以前那些一样。早上你不是在我洗澡的时候想玩打不开吗?那是刚买回来我还没用过,新助理还不懂这些。”

于半珊不死心的问:“这就是——你说的奖励?”

“恩。”肖奈屈起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修长的指节直晃于半珊的眼,于半珊捂着头觉得头更晕了。

前排的小助理扭过头来,笑着跟于半珊说明:“老板在看于哥你接完电话后就吩咐我加急整理出来资料。说于董事长给你的资料大多是些基本的,估计覆盖面还很广,让我大概挑几个在娱乐圈比较吃重的划一下重点。”

肖奈点点头补充道:“所以这七八个人你看我给你的资料就行了。另外还有,有几位不知道小时候有没有抱过你,但大概是后来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没再跟你父亲一起打过高尔夫的,却最近在娱乐圈涉水很深,小刘也整理在这里了。”

于半珊恍然感觉回到了大学考试周的前夕,肖奈莹白的手指仿佛当年敲在厚厚的一沓复习资料上,那频率是一模一样的。

“肖奈我发现你每次给我布置任务,都会说好多话。我以为你为了怕我晕车,好歹给我个好吃的什么的。”

肖奈笑了笑:“别这么悲观。我们又不能开窗,你吃东西反而更容易晕车。”

“有什么消息能让我开心一点吗?”

肖奈思考了一下:“放心,生平概括扼要,描写生动有趣突出了跌宕曲折,比起叔叔那边平铺直叙的百度百科,我给你的这份,你应该会更喜欢看一点。”


于半珊又眉头紧锁的低头去苦哈哈继续看资料了,肖奈看他看的认真,忍不住也想起了当年的图书馆里白t牛仔裤的青葱于半珊,考试前勤勤恳恳的背自己划给他的重点。

这次肖奈抬手去帮于半珊拨开他额前有些阻碍视线的碎刘海,完了后手刚顺势摸上那颗小脑袋,就被于半珊一手拍开了。

“你别影响我。”

这和之前相比的差别待遇似乎一点也没影响到肖奈的好心情。他收回手撑在窗玻璃沿上,随意的支上自己线条流畅好看的下颌线条,侧着头继续看正在努力的于半珊。

这次也在等他考个满分回来就是了。



待按着自家老父亲给的名单一位位打过招呼后,于半珊颇为幸运的得以立马脱身。挺令人开心的是,那些没跟于董事长打过高尔夫的叔伯他是一个也没遇到。于半珊放下酒杯,不动声色的起身穿过大厅,走向场地另一侧的洗漱间,沿途仔仔细细观察了个遍,会场里的人群都已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而媒体也都已经被清了出去。于半珊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跟长辈们讨论一些令人头疼的问题,他可以去找肖奈了。


从卫生间出来的于半珊已经去掉了些许昂贵的配饰,并打电话让肖奈的助理来带走一些品牌不合适的名牌手表什么的,就按照小刘说的方位出发去找肖奈。


这人不在就有些尴尬了啊。

不远处的肖奈正在跟别人谈话,于半珊从餐车上拿起一杯葡萄汁抿了一口,他刚回国,没什么认识的人,站在这里再久也不用应酬,就一直专心挑蛋糕来吃吃喝喝,顺带时不时抬眼瞟一瞟肖奈,看他结束了没有。


这酒会上好玩的,除了肖奈,怕就数这点心为最了。于半珊兴致勃勃的用叉子戳动了一下盘里的糕点,仔仔细细观察了形状与颜色,推测了可能的用料后再切下来一小块尝尝,内心琢磨着有可能的几种食谱,一时间倒也不觉得无聊。


可惜怕是偏有人看不惯自己吃的单纯吃的开心?

在感觉到有两人在自己身边停留的过久的时候,于半珊就早有准备放下了刀叉,仰头喝尽了杯子里最后一点葡萄汁。身边那位女生终于发出“咦”的疑惑声时,这场对话怕是要开始了,于半珊保持着侧对那两人的站姿,拿起一块餐巾擦了擦嘴角。

那两人到底是不是对自己说的呢?

一个男声也在身侧响起:“他是于半珊!”

于半珊放下餐巾从容转身,仪容调整的刚刚好。看来他们是要同自己说话没错了。



安梓顺着女伴林杨的目光看向两人的左边,那是一位不甚出名的新人,几天前的发布会上震惊一众媒体观众的新面孔因为缺少后续持续的消息曝光,现在记得住他的名字的人可能少之又少,但是安梓却毫不犹疑的喊出了这个名字——“于半珊”,对于别人来说是那个大制作电影发布会上的新人男四兼插曲演唱者,但对于安梓,却是抢了自己角色的“对家”。

说是“抢”,其实也不尽然。只是安梓从听说这个电影筹备开始,就一直在努力争取其中的一个角色,本来以为同期同类型的小生中自己出演这个男四一定是最优选择,却突然杀出个于半珊。而且据制片方透露,这人竟是从筹备初期就定下了的,而且导演说什么也不肯换掉,安梓不肯信,依旧努力了一两个月,努力到整个剧组将投资和主角配角都找齐了,那边也始终没有松口。

安梓心里真的是很不爽的。这个电影是他早就瞄准的,是他从上星剧男一到进军大荧幕,提高自身档次的好机会。

现在在酒会上突然看到于半珊,安梓刷的脸色就变差了。一旁挽着他手臂的林杨似是没有注意到他面色不虞,轻轻拽了拽安梓的胳膊,音量不大不小,开口问道:“于半珊?安梓,这位是你认识的人?你们是……朋友?”

朋友?安梓轻哼了一声,脑海里已转了几回他刚刚想到,怎么向林杨“介绍”于半珊的措辞,他安梓作为电视剧的稳一番当红小生,言语上打压一下出道新人,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于半珊却突然微笑着抢在安梓之前开口了:“很可惜,我跟这位先生也是今天第一次见,之前并无交集。真是可惜。我若是在此之前之前知道这位先生,说不定我们真的有可能如了这位小姐的愿,成个朋友呢。”

安梓的脸色刷的更冷了。他冷眼瞧着周围人越来越多投向这边的眼光,一时后悔极了自己因太过突然那一声“于半珊”喊得略大声了些。刚才又被于半珊抢先了话语权,言语间明摆着是不认识自己,而他安梓却是知道对方名字的,两人不过来往一两句话,自己在形势上就落了下风,安梓面色更为不善。

于半珊在听到安梓的那声冷哼就感觉不对,眉头一皱就决定主动开口,在拿回了一点主动权后也不再步步紧逼,大大方方伸出手来,给了安梓一个台阶,主动做了自我介绍。

“你好,于半珊。”

“你好,安梓。”

一直在旁的林杨在两个男人握手后柔柔一笑,抬头看向安梓,用清脆悦耳的声音继续提问,生生止住了于半珊想要抬脚离开的步伐。

“安梓,你之前认识他呀?”

凭借一部电视剧一夕爆红的林杨最近其实占据了比安梓更多的流量,清丽可人的形象,却明晃晃的不向界内所有人掩饰她背后有金主的事实。安梓心情愉悦的接下林杨的问题,刚才没说出口的话,趁现在注意到他们三个的人变多了,说出来更合适。

“我是听说过他啊。”不管于半珊是怎么保住那个角色的,他安梓心情不好了随便说两句推测,也没人敢说他犯法。

“前几天,在电影《隐秘》发布会上直接出道的新人。之前悄无声息,谁都没想到上来就拿了张导电影里的四番和一支插曲,当时媒体都夸他前途无量来着。”这样的事说出去本来就令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如果是前期减少宣传,看电影播出后的效果再发通告造势,于半珊的路多少会好走一点,这几天的风平浪静证明他的团队应该也是这个意思。虽然此时宴会里已经没有媒体,但安梓知道,周围悄悄听着他们谈话的有多少明星,他们的疑虑,他们的警惕,他们的猜测,他们的嫉妒,他们的提防,如果都加到于半珊身上,那网上的风向变化,其实已经就埋下了种子。



由于助理被于半珊打电话叫走了,当品牌的负责人过来请人,说可能今天晚上的会面要改期时,肖奈自然而然的同意亲自去跟对方借一步说话,没用几分钟就敲定了后天的一个时间。


肖奈转过身来就看到了远处端着小碟子的于半珊,他稍微加快了步伐,在走过去的这短短的一二十秒内看到于半珊跟旁边两个人握了握手,好像还说了几句话。

肖奈走近时刚好听到背对他的人说了一句:

“《隐秘》里那个角色是个歌手,我因为早年唱歌出道,所以对这个角色略有关注,对你很好奇。”

于半珊稍微低了一下头思考了一下,回那个人说:“就是因为歌手的缘故吧,我本业也是唱歌的,张导就找了我。”

肖奈听到这里,嘴角微不可查的扬了扬。于半珊的意思不就是说,唱歌这点他比较强吗。

果然于半珊对面那人接下来说的话就酸多了。

“咦?本业是歌手?那你能拿到这次电影的出演机会真的很厉害啊。你通过哪里的关系得到张导关注的?我可就没有了,真羡慕你啊。”

走到于半珊身边的肖奈开口了:“张导识人善用,这点我向来佩服,他选择谁必然是看中了他的能力。”肖奈在外人面前向来神色淡漠,在获得影帝后更是不用掩饰什么,他清冷的目光直视安梓,自己站在于半珊身侧挡掉了大部分不善的目光,开口就让周围围观的人感到一丝冷意,正是于半珊和郝眉他们在大学调侃过的肖奈自带的移动冰山气质。

“……你从没跟他合作过,所以怕是不清楚吧。”肖奈说完,把目光淡淡的由安梓转向林杨。圈里的人都知道,肖奈跟张导关系甚好,经由张导做中间人,肖奈和圈内另外几位知名导演都相处的十分融洽,听说现在,几位导演在选角举棋不定时都会想起他来,听取他的意见。肖奈的出现震慑了周围一圈的人,大家惊奇的屏住呼吸,不知道安梓是哪里惹到了他。


肖奈转过头去问站在一旁的于半珊:“你和张导是怎么认识的来着?”

于半珊双手小臂交叉叠在身前,听到肖奈的问题,身体微微前倾换了个站姿,右手的食指在左手的小臂上一下下打起了节奏,头微微一歪侧向肖奈的方向,像是认真思考后的郑重回答:“张导上一部在国外参展的影片的音乐制作人是我大学时的导师。他听说张导在为《隐秘》里的歌纠结,就拿了我的demo去给张导听,然后张导来找我,说这个角色很简单,把我写的这首歌的情绪表达好就可以了,我作为作曲人应该没问题的。我就答应咯。”

肖奈颇以为然的微微点头,收回停留在于半珊身上的目光,极其缓慢的眨了一下眼睛,随着眼帘的抬起视线慢慢的汇聚在安梓的身上,目光里的坚定和不容置疑让安梓无法反驳:

“所以,应该没有人能比作曲家更好的体会和表达这个角色歌所要展现的人物内心了。”


在一片沉默里,林杨突然开口了:“能体会不一定就能表达呀?演员的专业性毕竟更强。”

肖奈淡淡的开口:“等电影上映后,你们好奇的‘专业性’就自然有答案了。”他一侧身,看到身边的于半珊正抱臂站在一旁,脸上一副“我的天我竟然也觉得这个女人说得好对我可能演戏的专业性的确没有专业演员好”的严肃表情,眉毛微蹙,嘴巴也抿了起来,肖奈暗自好笑,径直扭身在一旁取了两杯香槟,递了一杯到于半珊手中。

“没问题的。”

肖奈说完这句,去跟呆愣愣的于半珊碰了个杯,仰头喝尽了自己的酒。等到于半珊懵懵懂懂的也喝完了自己那杯,肖奈取过他手中的杯子,一起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然后旁若无人的扣住于半珊的手腕,拉着他走开了。

------------------------------------------------------------------------------

我说真的,我觉得这一篇不应该再当做连载看了,当做这个娱乐圈背景设定下的肖于短篇集合差不多,就是一个系列,但时间线不连贯的意思……

所以接下来就是几更,把半珊刚回来的事告一个段落,这个连载就要结束了。接下来的更新就会名字改成  : 公子别闹(综艺篇)(告白篇)(论坛篇)(约会篇)什么什么的……

评论(3)

热度(27)